唠嗑绘画移步空间

Whimo

© Whimo | Powered by LOFTER

自己翻译了一下Ferré老爷子这首神歌,希望大家喜欢,这首歌惊艳到让人汗毛倒立!简直是玩世不恭的斗争檄文!法语水平有限,如有不足恳请摘指。

Thank You Satan
感谢你,撒旦

Pour la flamme que tu allumes
致你在穷人和富人的床上
Au creux d’un lit pauvre ou rupin
燃起的欲火
Pour le plaisir qui s’y consume
致那在布料和绸缎中
Dans la toile ou dans le satin
竭尽的欢乐
Pour les enfants que tu ranimes
致你在幼儿宿舍深处
Au fond des dortoirs chérubins
复活的孩子们
Pour leurs pétales anonymes
致他们如清晨玫瑰般
Comme la rose du matin
无名的花瓣

Thank you Satan
感谢你,撒旦

Pour le voleur que tu recouvres
致你在柔软的红棕色罩衫里
De ton chandail tendre et rouquin
藏匿的窃贼
Pour les portes que tu lui ouvres
致你为他们敞开的
Sur la tanière des rupins
通向富人巢穴的门扉
Pour le condamné que tu veilles
致你在飞贼的修道院中
A l’Abbaye du monte en l’air
看守着的犯人
Pour le rhum que tu lui conseilles
致你劝他喝的朗姆酒
Et le mégot que tu lui sers
致你递给他的烟头

Thank you Satan
感谢你,撒旦

Pour les étoiles que tu sèmes
致你在杀手的懊悔中
Dans le remords des assassins
撒下的星星
Et pour ce coeur qui bat quand même
致风尘女子胸口
Dans la poitrine des putains
仍然跳动的心脏
Pour les idées que tu maquilles
致你在公民们的头脑中
Dans la tête des citoyens
矫饰的思想
Pour la prise de la Bastille
致巴士底狱的陷落
Même si ça ne sert à rien
即使革命最终虚梦一场

Thank you Satan
谢谢你,撒旦

Pour le prêtre qui s’exaspère
致找回甜美的羊羔
A retrouver le doux agneau
怒不可遏的神父
Pour le pinard élémentaire
致他当成玛歌酒庄佳酿的
Qu’il prend pour du Château Margaux
普通葡萄酒
Pour l’anarchiste à qui tu donnes
致被你染上两国色彩的
Les deux couleurs de ton pays
无政府主义
Le rouge pour naître à Barcelone
红色,是出生在巴塞罗那
Le noir pour mourir à Paris
黑色,是死在巴黎

Thank you Satan
感谢你,撒旦

Pour la sépulture anonyme
致你为莫扎特先生修建的
Que tu fis à Monsieur Mozart
无名的墓地
Sans croix ni rien sauf pour la frime
没有十字架,没有其他一切
Un chien, croque-mort du hasard
除了一只作为摆设偶然成了入殓师的狗
Pour les poètes que tu glisses
致那些你拉向
Au chevet des adolescents
年轻人枕边的诗人
Quand poussent dans l’ombre complice
在密谋的阴影中
Des fleurs du mal de dix-sept ans
生出了十七岁的恶之花

Thank you Satan
谢谢你,撒旦

Pour le péché que tu fais naître
致你在最坚定的美德中
Au sein des plus raides vertus
生出的罪孽
Et pour l’ennui qui va paraître
致由于你的离去
Au coin des lits où tu n’es plus
床边产生的乏味
Pour les ballots que tu fais paître
致被你像绵羊一样
Dans le pré comme des moutons
在牧场上放牧的蠢才
Pour ton honneur à ne paraître
致永远不会出现在电视上的
Jamais à la télévision
你的荣耀

Thank you Satan
谢谢你,撒旦

Pour tout cela et plus encore
致这一切甚至更多
Pour la solitude des rois
致王座上孤独的国王
Le rire des têtes de morts
致骷髅们的讥笑
Le moyen de tourner la loi
致政客们玩弄法律的花招
Et qu’on ne me fasse point taire
而没人能剥夺我的话语
Et que je chante pour ton bien
我要高歌你的丰功伟绩
Dans ce monde où les muselières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
Ne sont plus faites pour les chiens…
嘴套不仅是为了栓住野狗……

Thank you Satan!
感谢你,撒旦!

随笔-我们为何流血?

本文是关于《诸神渴了》的随想,包含跟本书没什么关系的瞎扯


  在《诸神渴了》中,大革命是吸附在卡桑德拉信徒们身上的水蛭,是食子的萨图恩,法朗士的这本小说从开始便弥漫着愈发浓厚的血色:九二年的九月大屠杀中,监狱的犯人被一部分暴动的群众血洗,险些被山岳派在屠杀前送进监狱的吉伦特派议员们惊魂未定,紧接着便在次年六月二日遭到逮捕。雅各宾派内部斗争的第一批牺牲品出现了,恐怖与美德不再只是罗伯斯庇尔演讲稿中的辞藻,亦不是法令中被提上日程的条文(事实上Jean- Clément在其书中写过,直至罗伯斯庇尔命丧断头台后几天,没有任何法令文件上出现过意指恐怖时期的恐怖一词,也未曾有过法令提议将恐怖提上日程),恐怖是通过空气散播的孢子,或是人类基因链中某条隐藏的基因,催促相信社会变革的人们用血液供养革命。

  革命既喝死人的血液也喝活人的血液,断头台榨出粘稠的污血的是米什莱眼中的邪恶之物,却是革命得以延续的食粮,这食粮虽能饱腹,但不足以让革命焕发活力获得生机。革命还要喝活人的血,因为她是受苦难人民数万只伸出的手织成的强烈欲求,她是被斩断前路的历史,怒吼着想要一个方向、一个答案,而谁能供养这只饥肠辘辘的水蛭?

  在罗伯斯庇尔眼中,叛徒米拉波是陨灭的神话,他的血凝固在已经死去的世界,连同他被逐出先贤祠的尸首一同在沟渠中腐烂;吉伦特派的血已经接近干涸,养分所剩无几但味道却辛辣,他们燃起了法兰西同整个欧洲的战火,又在诸省鼓动起反抗巴黎的声音;马拉已经死在了浴缸里,他把最后的热血献给了革命,也为敌人造就了一位圣女;埃贝尔的血液是酒精,迷乱革命的心智;丹东的血液满是脂肪,德穆兰的血可以为任何人任何事流淌,而未来的热月党诸如富歇之流,他们根本舍不得耗费自己的血液……于是罗伯斯庇尔向革命伸出了自己的手腕。

  甘墨兰也向革命伸出了自己的手腕,他不是去擘画革命的方向,而是用心血去审判革命的敌人。就像从前一样,甘墨兰按照自己信仰的信条去办事,在法庭,他起初凭借良知和判断陪审,牧月法令后人犯越来越多连审判时间都被严重压缩,陪审团与法官的闪念之间,一车车背负共和国敌人罪名的死囚被运往革命广场。甘墨兰自知在这个法庭他的任何一个错误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他苦苦思索,扪心自问:难道他是有意失误去伤害无辜的吗?难道他甘墨兰真的是冷酷嗜血的怪物?那个从英国逃回来的可怜人,即使他没有玷污自己未婚妻,谁能确保他不是敌国派来的间谍?不,他同其他的陪审员一样都是最真挚的爱国者!旧日的偶像们纷纷被打倒,反动派们的面目扑朔迷离,只有“不可腐蚀者”还坚持在病榻上充当革命的灯塔,罗伯斯庇尔是对的,革命的叛徒无穷无尽,叛徒不除,共和国如何能够得到安定!想到这里,甘墨兰在一片血色中找到了逻辑的自洽,他和陪审员们是拥护革命的人民选出的代表,他们最纯洁的爱国之心只会用在捍卫共和国的革命事业上,他们是代表人民在审判,他们眼中的敌人难道不就是人民眼中的敌人吗?他们代表人民所做出的选择难道不就是正确的选择吗?

  但是甘墨兰,请你回头看看,你可曾看到真正的人民?他们如今面对流血的断头台疲惫麻木,他们在人民当家的年代食不果腹,限价令下农民无奈让收成烂在地里。不,甘墨兰看到了,罗伯斯庇尔也看到了,他们怎么会漠视人民的苦难,于是他们的行动是继续用自己的血液供养革命。人民发动的革命是绝对正确的,只要把革命进行到底,革命自会解决共和国的危机。为了这个目标,即使被误解被诽谤又如何呢!我们的血液,敌人的血液难道是白白流淌的吗?不,没人崇拜血流成河的可怕景象,这血液是为了共和国的公民自己!甘墨兰在自洽中找回了勇气,他的态度越来越强硬,仿佛同那为革命殉道的马拉一样变成了冰冷的大理石像。

  九四年热月的脚步悄悄近了,罗伯斯庇尔愈发孤僻也愈发勤奋,他夜以继日的工作,一面为了揭发公安委员会与国民公会里的敌人,另一面企图用革命节日重新唤起麻木大众的革命激情。罗伯斯庇尔看到的是古罗马式的未来共和国,革命的现实越是悲观残酷,他越是沉浸在自己的角色中无法自拔。

  他在自己的笔记中问自己:“这样的共和国何时会实现呢?”

  “永远不会。”——他紧接着在下一句给了自己答案,罗伯斯庇尔的思想在广袤的天空飞得太远,沉重的肉体却在提醒他身上还背着一只永不满足的血蛭。

  “难道我们曾经流过的血液只为了养活一只别人眼中的怪物?”他或许曾这么问自己,“不,或许我们的尝试终成悲剧,但我们流血是为了浇灌共和国每一位热爱自由的公民。”

  甘墨兰最后一次偶遇罗伯斯庇尔时,这个正值壮年的革命家看起来像个垂死的人,他牵着爱犬走过公园的小径,几个年轻人看见他走来,凑在一起嬉笑谩骂……

墨西哥王蒙德佐玛以活人祭献,摆在牺牲的桌子上终年人血不干。丹东派倒台之前,德穆兰曾于九四年二月三日在《老科德利埃》最后一刊中引用蒙德佐玛的话说道:“诸神渴了。”

  革命被喂了太多鲜血,热月之后庞大的水蛭一声哀嚎,肠肚破裂,她吸走的血液重又洒回法兰西的大地,凝结在这片土地新生儿的血肉之中。革命中从来不存在渴望鲜血的诸神,人民的血液最终仍是流向了自己……


说点题外话:

1.这本书教会了我法革期间骂人的新姿势(“你再叫我巴巴卢,我就叫你布里索!那个油腻的胖矮子!”某神棍哭晕在厕所,被老婆说胖就算了,单看画像,神棍跟佩蒂翁比起来顶多是婴儿肥……)以及,当所有人都将圣鞠斯特视作美男子的代言人时,法朗士一反常态将美人形容为素有“罗兰夫人的骑士”之称的马赛小伙巴巴卢真是很有想法(巴巴卢真的是美人,画像亲测)。

2.男主前期天真烂漫有点像德穆兰,比如他被亲妈历数革命以来的墙头还死不承认,德穆兰同样也是个容易被发动的人,还有他在头几次审判中的心理活动不能不让人想到德穆兰在得知吉伦特派被判死刑后的反应。后期男主在革命大路上一路狂飙却有点圣鞠斯特的意思,尤其是他一直以来对罗氏的斯托卡心理……

3.书中描写的几个人物也都很有意思,比如卖玩具的老贵族让我想到了革命时期的萨德侯爵,不管是从他的哲学思想,他跟落难神父的对话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对宗教的不屑,还是他的人际关系(有暗中保护他的老情人,同激进革命家住同区etc.)都像是萨德侯爵的翻版,不过萨德没有这位老贵族的坦诚和面对死亡的洒脱。


随笔-罗伯斯庇尔与阿腊斯的蜡烛传说

  发行于1789-1791年间的保皇派杂志Les Actes des Apôtres(直译作使徒行记)曾用“阿腊斯的蜡烛”(la Chandelle d'Arras)攻击在三级会议作为新星冉冉升起的罗伯斯庇尔。该杂志在第五期用颇具嘲讽的语气写道:

  M. Robespierre n'est pas moins familier avec la Physique expérimentale; sa réputation politique en Artois, a commencé par un Mémoire foudroyant sur les paratonnerres. Dès ce moment, les éclairs de son génie, perçant de toute part, l'Artois vit en lui un nouveau Francklin; mais devenu bientôt le rival de son maître, il ne tarda pas à l'éclipser dans tous les genres de gloire.

  罗伯斯庇尔先生并不是对实验物理一无所知,他在阿图瓦地区的政治声誉起源于一篇令人震惊的关于避雷针的论文。从那时起,凭借他穿透一切的智慧灵光,阿图瓦地区的人们将他视作了一位新的富兰克林。但这位新的天才马上就变成了其导师的对手,他毫不迟疑地要在各类荣誉上使富兰克林黯然失色。

  Les hommes sans partialité sont maintenant à portée d'apprécier M. de Robespierre, tour-à-tour, Poète, Historien, Géographe, Naturaliste, Physicien, Journaliste&Législateur. Pour nous, nous n'hésitons pas de dire affirmativement que si M. le Comte de Mirabeau est le flambeau de la Provence, M. de Robespierre est la chandelle d'Arras.

  毫无偏袒之心的人们现在能够逐一欣赏德·罗伯斯庇尔先生作为诗人、历史学家、地理学家、博物学家、物理学家、记者以及立法者的才华了。而对于我们,我们要毫不迟疑地断言说如果米拉波伯爵先生是普罗旺斯的火炬,那么德·罗伯斯庇尔先生只是阿腊斯的一根蜡烛。

  这不是保皇主义分子第一次企图通过姓名或者绰号侮辱罗伯斯庇尔。由于其在三级会议上捍卫原则与信条的强硬态度,罗伯斯庇尔经常成为小册子作者们的众矢之的。有人曾故意将他的姓氏拆开错拼为罗伯特(Robert),并以此作为“证据”怀疑他是弑君者罗伯特-弗朗索瓦·达米安(Robert-François Damiens)的同谋,而《使徒行记》报无疑本意是想用“普罗旺斯的火炬”之熊熊火光对比出“阿腊斯的蜡烛”之暗淡。或许此时仍为自己的“高明”讽喻洋洋得意的小册子作者马上便会发现来自巴黎北方这盏微弱的蜡烛不出多久便直接向巨人米拉波发起了挑战。在友人德穆兰的见证下,1790年的12月,由于公开反对国民自卫队将公民按照财产划分等级的征兵制度,罗伯斯庇尔身边围绕着越来越多的支持者。被抢了风头的米拉波也按捺不住从扶手椅上起身企图掐灭阿腊斯蜡烛的烛火,并高喊着:“让三十岁的声音闭嘴!”

  然而事实上对于熟悉本地传说的阿腊斯人或者对异国文化好奇的外国人来说,“阿腊斯的蜡烛”比起当作用来嘲讽政敌的绰号事实上蕴含着更深的文化底蕴。

  相传在1105年,一场疾病肆虐阿腊斯带走了无数人的生命,这种疾病被称作“烧灼病”(le "mal des Ardents"),即麦角中毒(Ergotisme),或者用一个更富有宗教气息的名字来说——圣安东尼之火。人在食用被麦角菌真菌感染的黑麦或其他谷物后会引发麦角中毒,常见的症状是产生惊厥与坏疽。当时的阿腊斯人认为这是上帝的惩罚,于是在教堂进行祈祷祈求圣母的拯救。与此同时,阿腊斯城里的两位吟游诗人伊捷与诺曼正由于仇恨相互对立,起因是诺曼杀了伊捷的兄弟。

  这年五月的一个夜晚,圣母同时出现在了两个人的梦中并命令他们去往阿腊斯大教堂与那里的神父会合。两人如约来到了阿腊斯大教堂,在教堂里,144位病人正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几小时后,圣母在他们面前显现了,这一次圣母手持着一柄燃烧的长烛,她告诉众人,将蜡烛的蜡同水混合后给病人服用可以治愈病人的疾病,但是这个任务需要由诺曼和伊捷携手才能完成,于是两位吟游诗人放下了仇恨,在圣母面前重归于好,而病人在服用加了蜡的药剂之后都奇迹般恢复了健康。


  现今仍保存着大量关于“阿腊斯的蜡烛”的绘画作品,在这些作品中圣母手持赋予生命奇迹的长烛从天而降拯救世间,两位相互仇恨的吟游诗人伏在圣母裙下亲如兄弟,被病痛折磨的阿腊斯人民们重新获得了生机。在奇迹之后阿腊斯人民组成了教团负责对圣遗物的崇拜活动并管理城市的文化和生活事务,诺曼和伊捷成了其中最开始的两位领袖。


  直到1791年,为圣母的神圣蜡烛修建的尖塔仍树立在阿腊斯的英雄广场(la Place des héros)上。在了解了阿腊斯关于神圣蜡烛的传说之后,“阿腊斯的蜡烛”这个“诨名”或许本身某种程度上拔高了罗伯斯庇尔本人的形象,在消除了贬低意味之后,经由这个称号,罗伯斯庇尔甚至仿佛已经成了手捧烛台下凡的救世圣母本身,这一形象不禁会让人想到他后来一直延续到“最高主宰”节的宗教情怀。或许对于大部分经历了大革命的人来说,罗伯斯庇尔与救世主的形象相去甚远,但不能否定的是这盏曾经火光微弱的“阿腊斯的蜡烛”的确秉持着炽热的理想信念直至让温凉的火光燃烧成革命的熊熊烈火。

(PS:在启蒙时期,阿腊斯的蜡烛同样是一本反宗教黄书的名字,有兴趣的可以查一查)

注释:

这是一篇想要严肃但是根本不严肃的胡扯彩虹屁,懒得给梗写注释了,大部分梗(比如三十岁的声音啥的)懂的大家都懂,勤劳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的,又没有人偷断头台兑换指券养我。

参考资料:

Morceaux choisis des Actes des Apôtres, N° V, P. 12

Barbier, Victor. “LE FLAMBEAU DE LA PROVENCE ET LA CHANDELLE D'ARRAS.” Annales Révolutionnaires, vol. 1, no. 1, 1908, pp. 33–37. JSTOR, JSTOR, www.jstor.org/stable/41919018.

Gautherot Gustave. Robespierre . In: Revue d'histoire de l'Église de France, tome 3, n°16, 1912. pp. 397-420.

Arras, la Sainte-Chandelle et le MAl des Ardents

法革小说-翻译-一位革命家的故事(一)

前言:

  本文译自le cherche midi于2014年出版的小说BRISSOT, LE ROMAN D'UN REVOLUTIONNAIRE,作者Michel AUBOUIN。本书作者出身巴黎近郊小城沙特尔(Chartres),讲述了以雅克-皮埃尔·布里索为首的一部分生于沙特尔的革命家的故事,作为后人口中吉伦特派名义上的“领袖”,布里索的故事和事迹可以向我们展现在罗伯斯庇尔、丹东和马拉之外的另一个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团体的关系图景。本书观点不代表我的个人观点。我原本的计划是继续翻译布里索的回忆录,后由于种种原因我打算先翻译一下这本小说,全当备考TCF和DALF之余给自己解解闷。本书为原创男主第一人称叙事,夹杂大量史实叙述,文中人物和地点我会用括号标注原文(我电脑没装法语输入法,调号我就不加了,不要打我)。另外此书没有章节和章节名,因此我会根据剧情动向和自己的精力酌情断章。法语水平有限,如有不足恳请摘指,大家的阅读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啦,手头还有其他几本关于法革的小说,如果看的人多我有时间会一并翻译?

LE ROMAN D'UN REVOLUTIONNAIRE

一位革命家的故事(一)

  三辆载着犯人的囚车中午时出现了,后面的第四辆里装着可怜的瓦拉齐*(Valaze)的尸体。这几辆囚车先后穿过了新桥(Le Pont-Neuf)、拉莫奈(la Monnaie)、奥诺雷街(Honore),最后是弗洛伦丁(Florentin)。雨下得更大了,街道和河岸上挤满了人,我们在雨中打着寒战。在通向杜伊勒里的桥旁,不可撼动的断头台屹立于革命广场上,刀刃被前一批犯人的血染得鲜红。布里索的同僚们一个接一个依次被排成一列,在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中,他们齐声唱道:

  “不自由,毋宁死

     这是法兰西人民的格言。*”

  在这二十余人中,布里索是最后一个走上断头台的。

  我多想陪伴在我的朋友身边,就这最后一次。大雨如注,有个街头歌手向路边几个闲人唱道:

  “布里索想要君主制,

     而我们却想要自由,

     就是这事儿让他犯难;

     他打着算盘要称王,

     却不料上了断头台,

     直教人拍手称快。”

  我真希望自己有勇气给他一拳。

  铁质的刀刃永远无法使我们分开,即使它削断了躯干与头颅。眼看十月份将要走进尾声,离八九年七月那个充满希望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历史到底是如何突然扭转了方向?到底是什么阻挠了她进程?我扪心自问,得抓住事件的导线才能找到历史的裂隙。

  我想起来了,最初是一些人的叫喊声,人群行动的噪声从远处传来,之后所有人都开始奔走。巴黎人忘记了眼前的烦心事,回应着人群的号召,无论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一场火灾、一件溺亡事件、一次逮捕或是一次垮台。人们对大街上的斗殴熟视无睹,因为这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成群结队的男人、女人和孩子们重新走上街头,我同他们一样不假思索地加入了这些意义不明的行动,人们像迅雷般涌入圣奥诺雷街,推挤着排列在那儿的出租马车。孩子们四处乱跑。在店铺的门口,工匠们扔下了他们的围裙,街边的狗狂吠着。一位面色和蔼的护士长用刺耳的声音喊叫着:“到巴士底去!到巴士底去!”去巴士底?为什么?因为那儿关押着急需尽快转移的特殊犯人吗?人们都说那里囤满了枪支。然而,无论是谁只要曾经接近那里就会发现这座古老的要塞昂然屹立、坚不可摧。

  涌入广场前人群停下了,后继前来的好奇的人群你推我搡,几尺外的排水沟阻断了我们的去路,谁也不想翻过去,谨慎和好奇心总是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有一小队人开始在城墙脚行动,有些穿着衬衫,另一些穿着制服。所有的吊桥都已经被拉了上去,八十二位残老士兵被指派轮流守卫要塞,他们同时在低处的枪眼安置了十二挺随时准备发射的步枪。从我们所在的位置来看,事件的走向充满未知。人们告诉我们里边正在进行谈判,由一个叫杜里奥(Thuriot)的律师负责,但是后来他从巴士底狱走出来时没能说服德劳内先生(de Launay)放弃抵抗交出要塞。躲避在要塞内的院子中并精通法律,这位官员被他的瑞士卫兵们包围着,坚定地等候着进攻。这时,在排水沟前重新聚集起一群身穿蓝色制服的法国国民自卫队士兵,他们由一位叫埃利(Elie)的皇后卫队下士指挥,他为了这个机会又重新穿起了那身豪华的制服。另一队人马在更远的地方汇集起来,这个小队由城区的工人们组成,这些工人们有劳动者和工匠,他们围在一个身材高大的领袖身边,这个人是他们的钟表匠,穿着夺目的匈牙利制鞋商的传统服装,多数好奇的人远远地看着他们。

  就这样,在城堡的城墙下,在阻塞了入口的大木门的正下方,在守城者步枪的射程之内,卫兵们从城堞的间隙中时隐时现地看到一小队士兵组织了起来。他们的领头人之一是一位下士,凭借自己的坚定意志脱颖而出,眼前的危险仿佛丝毫没有让他退缩。也许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他的发色,他有一头红棕色渐红的长发,在这燃烧着狂怒和烈焰的世间他便是烽火中最炫目的光芒,他一直是一出动人心魄的剧目中无声的英雄。呆在远处的人们不敢靠近,便为他加油鼓劲,那些又惊又奇的妇女们用目光一直追随着他。我很难辨识出他的相貌,但这时人群中开始流传起他的名字,我才想起这个人我其实并不陌生。

  是塞维郎·德格拉维耶*(Severin Desgraviers)!我怎么能忘记他呢,他是检察官德格拉维耶先生最小的儿子,爱米拉(Emira)最年轻的哥哥。我还记得这个英勇又好斗的红发青年曾做的那些个蠢事。即使隔得很远,我也确信无疑一定是他。塞维朗长高了,身形依然柔韧灵活,脸上还满布橙红色的小雀斑,仍旧是那头惹人注目的红发,披在脑后像骏马的尾巴。

  人们怒吼着,叫骂着,但仍旧是士兵们在作战。只听一声枪响,人群后退了一步,而后陷入了沉默,人们为此焦虑不安而又胆怯起来,正应了要塞里攻击者的诡计。这时一位名叫桑泰尔(Santerre)在城区十分有声望的啤酒商站了出来,他号召人们不要再等下去,应该立刻向城堡开火。可是向城堡开火,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巴士底狱的城墙足有三十尺厚,构成了一面难以逾越的防卫工事,我们这群没有武器的人根本无法攻占。无论何时,统治者的大炮都能轻易击溃城墙下聚集着的渺小的人群。

  正当人们犹豫之时,一位身穿衬衫的车匠手持一柄斧头一跃冲向前去,他爬上了城门附近警卫室的屋顶并试图砍断拉起城门的锁链。城堞中卫兵射出的子弹如雨点般落下,这位工匠继续他手头的工作,无人能挡。最后在他身边,城门落下了,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和四散的浓厚灰尘。一时间,人们纷纷越过了排水渠,枪声从四处响起,城墙内弥漫起硝烟,人们中了第一道围墙的埋伏,无数进攻者倒下了。一时间城堡内哭声震天,妇女们尖叫着,人们行动起来反击,或者撤出伤员,空气中散布着火药味,一场战斗在所难免。

  马上,后来那批没能进入要塞的人们行动起来向外传达了委托。检察官来了,走在鼓手和旗手的前面,一听闻发生了大屠杀,他便从市政府赶了过来。只见在塔楼顶端的那些残老法国士兵挥舞着手帕,而在更下方的瑞士雇佣军们不顾他们的举动继续射击前来的代表们。前来的代表不得不退回混乱的人群中,战斗又开始了,一直持续了五个小时。瑞士士兵们向人群瞄准射击,无数内有家室的勇敢父亲们被子弹击中,倒在了街道上。在巴士底狱城堡里,德劳内先生威胁要点燃存储的三十五桶炸药来炸毁整个城区。直到炮兵的介入,才打破了这个僵局,国民自卫队的士兵们将大炮一字排开,人潮向后撤退挤退了那些后排的围观者。大炮的第一次齐射只损坏了建筑物的墙面,围攻可能会无限制的延长下去,直到突然,瑞士卫队的队长命令士兵停火,请求进攻者们接受他的停战书,队长意图投降,以便他和他的士兵们能够安全撤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临时领导人未经商讨马上同意了他的请求。

  于是瑞士卫队和老残法国士兵组成的守卫部队撤出了巴士底狱,而后德劳内先生走了出来,面色苍白凝重。但由埃利队长做出的保证被征服者安全的承诺从现实看来是难以实现的,当监狱的门一打开,人群便大声叫骂着冲进了要塞中,并不认为自己跟方才的承诺有何联系,他们一心只想为死去的人复仇,他们要凶手血债血偿。人们把矛头对准了法国的残老士兵们却放过了瑞士雇佣军团,他们还用锤子杂碎了两座庭院中刻画着被囚禁着的奴隶们的雕塑,他们砸碎了奴役的整个象征!人群奔向囚室,救出了一个神志不清的老人,他的胡须已经垂到了腰际,居然还在问旁人王国是不是还由路易十五统治着。

  我们这群街上闲人组成的队伍向两边散开,以便让攻占巴士底狱的英雄们和他们的囚犯们通过。当时我离塞维朗·德格拉维耶只有两步之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世界上已经没有德格拉维耶这个人了,先生……请叫我马尔索(Marceau)。”说完他转身离开,没有再理会我。大概就是这时埃利队长和他的士兵们撞上了一伙叫嚣着要屠杀囚犯的狂热分子,德劳内先生当时没走多远刚好在拉格雷夫广场(Place de La Greve)。恐怖的一幕发生了,我看见德劳内先生鲜血直流的断首被插在一杆长矛上,高高举过男男女女的头顶,长矛随着胜利的喜悦摇摆着。再经过圣安托万区(Saint-Antoine)时,为了传递这一新闻,人群掉头走向市政厅,带着他们的战利品——德劳内先生毫无生气的头颅和巴士底狱的钥匙。就在这时,有个人向我走来,他的衣服和脸上都盖了一层混着生石灰粉的灰色尘土,一看就知他刚才在最前面亲眼目睹了整个事件。迪索(Dussaulx)*,奥尔良公爵的秘书,是个看起来快乐又友好的人。“高兴起来!”他对我说道,“巴士底狱刚刚被攻陷啦,那个专制政府最显眼的象征、那个用密札监禁自由之友的地方不复存在了!伟大的事业将要成功啦!”他说完转身向着天空举起双手大喊道:“巴士底狱的胜利者们万岁!”人们马上将他团团围住,跟着他一起欢呼,迪索成了今天的英雄。

  这天晚上,我们齐聚在我们的朋友弗朗索瓦·肖沃-拉加德(Francois Chauveau-Lagarde)*的家里,这离我们最后一次团聚已经过去了好多年!除了我们的主人弗朗索瓦和我以外,在这里的还有皮埃尔·布里索(Pierre Brissot)*、杰罗姆·佩蒂翁(Jerome Petion)*,以及弗朗索瓦·吉亚尔(Francois Guillard)*。

  皮埃尔·布里索第一个举起了酒杯邀请我们庆祝巴士底狱的沦陷。跟我们相比,他更有理由感到喜悦,因为他是我们中唯一一个曾经不幸入狱的人。“这座监狱是一个可怕的象征,我的朋友们,但是跟单人牢房相比,狱中的审问给我留下了更多可怕的回忆。我在监狱里呆了三个月,如果是一个冥顽不化的罪犯也许会活得更自在一些,可是我是无辜入狱的,政府通过极不公正的审判轻易拘押了我。”他还是那么瘦削,那么好动,发际线后移的额头上顶着凌乱的卷发。布里索变了很多,他一听到国内召开三级议会的消息便马上从美国赶了回来。他刚到三十五岁,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没有戴假发的人。

  之后站起来的人是弗朗索瓦·肖沃-拉加德,他坐在布里索的右边,又添了一句朴实悦耳的话:“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将成为伟大事业的第一块基石。”肖沃-拉加德他并没有怎么变,其实我同他经常见面。他在鱼龙混杂的巴黎律师界已经取得了好名声并且承蒙一批常客的惠顾。

  杰罗姆·佩蒂翁不想做最后一个,他即席发言赞美了刚成立的立宪议会。我发现佩蒂翁跟之前比又胖了一些,他作为律师嗓音厚重洪亮,毫不费力就能让大家都听到他的话。身处任何地方,佩蒂翁都能激起周围人对他的好感,如果他当初也选择像肖沃-拉加德一样呆在巴黎当律师,他肯定早已获得了同样的成功,但是佩蒂翁宁愿呆在沙特尔,而且他不愿给自己找麻烦。沙特尔这座诉讼之城的确是生养了一批成功的律师,这也让佩蒂翁成功当选了沙特尔辖区的议会代表。

  弗朗索瓦·吉亚尔坐在桌子的尽头任我们发言,毫无疑问,根据他的习惯他又在脑海里搜刮妙语想要语出惊人。然而这次他到最后也没想到该说什么,于是他索性脱口而出:“先生们,不管未来有什么等着我们,现在让我们尽情享乐吧!”我们都很喜欢弗朗索瓦·吉亚尔,他是我们所有人的大师,他的剧本已经让他的名声响彻欧洲,尤其是在他和格鲁克(Gluck)合作了《在陶里斯的伊菲格尼亚(Iphigenie en Tauride)》之后。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友谊丝毫没有被动摇。有些人是由于机缘巧合相识,而我们的友谊诞生于一个事实——我们彼此就像兄弟一般,仿佛我们从一出生就彼此认识。在相同的情况下,我们本可能会彼此成为势不两立的敌人,只要一场争论就足够了,然而我们之间从未被不和的阴影所笼罩。将我们结合在一起的首先是邻居关系,我们的家庭彼此熟识,并且经常相互来往缔结联系。最重要的原因在我们彼此这一层,我们儿时共同的游戏、泪水和欢笑揭去了我们的脸上的面纱,让我们相处时依旧像孩子一样。当我们最初的学识成熟时,思想将我们更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或者说是我们共同推崇的理想准则,我们当时还太年轻,缺乏稳重和谦逊,在学习了卢梭和伏尔泰的著作之后就自以为在天下无所不知了。

  我们一直聊了整整两个小时,这时突然一队人闯进了客厅。一个穿着旧马甲的高个子小伙子脱下了帽子,喊道:“请问您们中间有没有一个叫布里索的人?”

  我的朋友站起身,问他需要自己做什么。

  只见这个年轻人转向一个穿着工作罩衫的工人,从他手中接过一个金属物件,接着将它交给了布里索并说道:“布里索先生,这是巴士底狱的钥匙。以巴黎人民的名义,我想将它们郑重地交给您,因为您曾为了反抗专制捍卫自由思想而在监狱中饱受折磨。”

TBC.

[注释]:

1.Charles Eleonor Dufriche-Valaze,吉伦特派,1793年在法庭上自杀。

2.此歌由Adrien-Simon Boy创作于1791年,最初名为《Hymne a la Liberte自由颂》,最后被改编为著名的《Veillons au salut de l'Empire保卫帝国的救赎》,即法兰西第一帝国时期的非正式国歌。

3.Francois Severin Marceau-Desgraviers塞维朗·马尔索,大革命时期天才指挥员,1769年3月1日生于沙特尔,1789年加入巴黎国民自卫队,24岁时升为将军,人称“儿童将军”,1796年9月21日在对奥战争中为掩护全军受伤,不治身亡。(下图是我今年三月份在沙特尔拍摄的纪念马尔索的纪念碑)

4.Claude Francois Chauveau-Lagarde,巴黎律师,1756年生于沙特尔,死于1841年,先后曾任吉伦特派、安托瓦内特、罗兰夫人和夏洛特·科黛的辩护律师。

5.Jacques-Pierre Brissot,吉伦特派领袖,1754年生于沙特尔,死于1793年,早年曾是政治宣传册作者和报纸编辑,任公会议员后成为大革命对外战争的宣扬者,同罗伯斯庇尔由于对外战争问题发生争执最终势不两立。

6.Jerome Petion,后任巴黎市长,1756年生于沙特尔,死于1794年,吉伦特派的支持者,同布里索和罗伯斯庇尔均为挚友,曾同罗伯斯庇尔一同被民众誉为“自由双子”,后因支持吉伦特派与罗伯斯庇尔决裂,1794年在逃亡过程中开枪自杀。

7.Nicolas-Francois Guillard,剧作家,1752年生于沙特尔,死于1814年,一生为许多知名作曲家写过剧本,包括萨列里(Salieri)和萨基尼(Sacchini),最有名的作品是与德国剧作家格鲁克(Gluck)为剧作改革合作的《在陶里斯的伊菲格尼亚Iphigenie en Tauride》。

翻译-节选Memoires de Brissot布里索回忆录

布里索的回忆录中一个选段,下面的文字是狱中布里索对于革命之前在布洛涅生活的回忆,因为布洛涅和布列塔尼同是法国西北沿海地区,个人感觉下面的文段读起来颇有夏多布里昂的风范。由于在巴黎出版讽刺王室的小册子,布里索受警察追捕开始逃亡并受雇于一苏格兰出版商在布洛涅工作,客居他乡、与家人决裂又无法施展抱负的布里索时不时去布洛涅嶙峋的海崖边漫步,文中此情此景大概也正合了他当时抑郁的思绪。法语学习中,多有纰漏,有误恳请指教!

   在布洛涅带给我的诸多回忆中,有一件事情久久无法淡出我的脑海。那一夜,我孑然一人徘徊漫步于海岸的峭壁之上,由于忘记了时间,夜色已深,我便决定等到天亮再动身回城里。我漫无目的地游荡着,漫步着,有时重又踏上自己先前的足迹。头顶的天空令人思绪萦绕,它时而被耀眼的明星所照耀,时而又满布阴森的愁云,我索性将自己那些痴人的呓语全部寄托于头顶这一抹变幻莫测的苍穹。突然间我停下了脚步,侧耳仔细倾听着海风的呼啸和浪花拍打岩石发出的巨响,冥冥之中有一瞬,我似乎听到了有什么人在我的身边。我听到了他们的细语,可却看不到半点人影,当我再次侧耳去听,便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我继续向前走去,这时我远远瞥见了一双奔逃着的人模糊的剪影,一个追赶着另一个,最后两人一同停下了,其中一个看上去在抵抗着另一个,不停地挣扎逃跑而后又再次被追上。我从他们之间依稀分辨出了一个身姿挺拔的年轻男子和一个身着白裙的年轻女孩,我敢肯定自己准是撞上了一桩男女之间夜空下的情事。两人的臂膀彼此纠缠,他们哀求着,祈祷着,同时毫无疑问一方推诿着而另一方却反复许下自己的誓言;我的目光追随着这对身姿轻盈的恋人,过了许久之后他们来到了一栋偏僻房屋的门栏前,这时门前传来了一阵暴躁的犬吠,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于我的视线中。
      目睹这一事件后,我的心中掀起了难以言表的波澜,我道不清自己方才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更道不清那是否只是我脑海中的幻觉。我立在原地,一颗心躁动着、不安着,整个人笼罩在一种我无法言说的情感所带来的魅力之中。我等待着想要看到接下来的事情,渴望再次看到这两人间的情事,以告慰自己,我之前所目睹的并不是虚妄的幻觉。然而接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连那只恶犬也不再发出声响,整个海滩笼罩在一片寂静之中。而我,仍旧沉浸在自己的幽思中,止步于离这座房子几步开外的地方,双眼凝视着那对爱人消失的处所,以世间的一切为证,我不相信这只是我脑海中浮现的梦境。我猜想自己准是目睹了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的初次约会,亦或是这对不幸的恋人彼此聊以慰藉的最后的道别。然而此时天空已近黎明,我已经来到了那栋房子前,当我继续走近时,我瞥见门栏前有个年轻男人突然起身,他沉沉地低着头向前走了几步,复又返回来,看到没人叫他,便回头大步流星向海边走去。
      第二天,我受心中莫名的好奇心的驱使,想要再次去看看我那天见证情事的那片海滩。可当我赶到时却恰巧撞见三个渔夫抬着一具男人的尸体,这个男人被他们发现的时候就已经在海岸上咽了气;当一行人抬着尸体经过海边那座房子时,从一扇半开半掩的窗户中传出一个悲伤欲绝的女孩凄厉的哭喊声。所有的一切像极了悲情小说,不是吗?然而让我来讲述一下后面的故事:
      人们告诉我,这个我虽然认识却一点也叫不上名字的年轻女孩已经很快从这场不幸中恢复过来,在那场夜里的冒险之后没几天,女孩的父母为她包办并举行了婚礼,而她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再想起那个因她而肝肠寸裂的男人。对于我来说,我久久无法忘记我所目睹的这个由悲情所引起的梦幻般的故事和那个男人的死;除非是在白天,否则我再也无法徘徊于那个地方(Tour de l’Ordre);当夜晚将要降临时,我总是怀着恐惧与不安逃离这个令人悲伤之地。

人还是要读书

镜像: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镜面影像(来自豆瓣)【←我】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83187524/




还是就我一直在想的一些事写一下吧。




很长一段时间,我其实是个不怎么读书的人,或者说我不定神,很容易被网络上的东西所干扰。我太渴求可以交流的人,反而忘记了求学的第一要务,还是自己一个人看书,写字,整理出自己的思想和论据。这让我好一段时间容易受微博和LFT上的一些人和话干扰,有时候一些我觉得还挺有知识的人说了一些无知的话,还不知反省,坚持自己的无知,我就很困惑。我也困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仅仅因为他们看了几本书,满口名家大哲的name dropping和破碎的人文社科理论,发一些只有观点没有论述的书评或者想法,就能放弃自己的思想,去跟他们人云亦云。




我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我自己的知识慢慢长进了以后,我就发现我是不认同这些人的观点的,并且都有很明确的思路和原因。拿西方哲学界的争论来类比一下,有的人觉得后现代哲学是反哲学,是如亚里士多德这样的古典大哲和康德这样的启蒙大家的敌人。很多阅读后现代哲学家如福柯、德里达、德雷兹的人对“经典的”西方哲学传统抱持的则是另一个立场的批判的态度。我本人一直对福柯的理论的史学实践很感兴趣,我目前也认同我所读到的他的一些思想,因此我并不同意一边倒地、indiscriminate地标签化与抹黑“后现代”思想的人——更不要说,德里达、德雷兹与福柯的兴趣和立场都各有不同。而在我系统地学习过古典哲学与现代哲学以后,我则发现很多“后现代”读者对“前后现代”哲学的批判也是不可靠的。现在我既喜欢福柯和巴特勒,也喜欢康德、马克思和笛卡尔,也喜欢亚里士多德,那么我到底是站在“谁”那一边呢?




可是做学问的基本态度,难道不是求真、求实,而不是站立场,拉帮派吗?有的哲学家一生写了很多书,他们的有些思想我同意,有一些观点我则不致认同——例如亚里士多德和康德对女性的看法。亚里士多德对女性存在偏见,就能否认他在逻辑学、知识论和形而上学上给我们的启发吗?亚里士多德在其它的领域给我们创造了大量的知识财富,就能抹消他本人存在一些现代人无法认同也不应该认同的偏见(不单是他对女性的看法,还有他认为有天生的奴隶)的事实吗?更何况,一个哲学家一生创作了那么多,你能说他写的所有东西都能成之为一个系统连贯的理论吗?后人对待前人的思想财富,又怎么可能一昧照搬,完全没有自己的思考和创造力呢?——若是因为前人的思想财富,反而扼杀了自己原本的批判性思维和道德反思,岂不是本末倒置,尽信书还不如无书?




我越来越多地看见,很多看似读过很多书的人,实际上却存在着一些保守得令人咋舌的思想。很多看似很有知识的人沉迷于微博这种碎片性的媒体,沉迷于name dropping和零碎的、只有观点没有论述的、满是学术偏见色彩的言辞,还沉迷跟他们的同类抱团,固化自己的偏见。很多看似求知求学的人只是把自己读过的书和混来的文凭当成标榜,比起实打实地整理自己的思想和argument,更喜欢复制粘贴读书笔记,从而显得自己相对例如二次元圈像个“文化人”。他们觉得自己读过几本书,上过几年大学,就能自诩一股清流,站在“学识”的制高点上批判“消费文化”,却忽略了他们自己治学的态度就是不严谨的,就是非学人的,就是充满偏见的,他们自己的思想与理论就满是漏洞和谬误。学问本来应该引人反思,教人严谨,却成了这些人标榜的工具,特权的资本。我本人写论文的时候,花个一两千字才敢说自己论述清楚了一个问题,微博上的人却仅仅是贴几个破碎的观点,几个看起来高大上的学术词汇和书名人名,再把话说得不知所云一些,就能吸引到一大堆的“附庸风雅”之徒。他们的问题,一开始就不在于他们的某句不带上下文的话“对不对”,而在于他们的态度本身就是不对的。




我并没有改变那些“学术网红”的兴趣,因为我知道缺乏最基本的反思道德的人不会改变。我却看见有很多人因为受他们虚荣的外衣所迷惑,放弃了自己原本可以有的独立思考和良心,更加同他们一样,放弃了严谨谦和、不卑不亢的学人态度。我对那些“学术网红”的批判,并不因为他们不严谨的态度和虚荣的演技使得他们显得多愚蠢,而在于他们对更多的人,乃至对这个社会造成了负面的影响。有很多人本来可以对很多社会议题有更客观、更谦虚的认知,却因为某个“有知识的人”正好发表了几句满是偏见的话,就洋洋得意,认为既然一个“有知识”的人都抱持这样的看法,自己的偏见就是对的,自己就没有必要反思,而可以沉溺于“学术混圈”与一些不痛不痒的风凉话了——要是自己恰恰因为经济特权(privilege),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那还可以拿这个文凭来给自己撑撑腰,欺压一下很多因为社会不平等因素没有上到那么好的学校,却保留了自己最基本的良知和反思态度的人。这些人自己也不思考一下,自己的教育或机遇有多少是因为地域、家庭与经济的特权,自己的态度又是否对得起自己的那张文凭。本身受着资本保护的现代中产阶级年轻人,根本就没有资格以批判“消费文化”为乐。




我只想说,人还是要读书,没有人能代替你读书,更加没有人能代替你思考。多思考,多反思,就会有问题。遇到问题不要懒,不要贪图碎片式媒体的捷径,多读书,自己去读书,面对他人不要随便附议,不要抱团,不要沉溺于碎片式的媒体和幼稚的虚荣心,要有自己的立场和思想体系。人贵有自知之明,人更是脱不开道德的责任与反思,要多多思考自己的哪些看法是官能性质的偏见,也要多多思考别人的哪些话是偏见。比起浪费时间去跟微博上的三教九流交流,你自己多看几本学术研究,写一写读书笔记,论述一下自己的想法,了解一下逻辑谬误,搞清楚自己哪些是懂的,哪些是不懂的,哪些是有思路的,哪些是没有根据的,不是对你自己更有益吗?比起跪舔一个看似有知识的“大大”,把你自己变成一个有知识、有思想的人不是更好吗?人要活出一个人的尊严,大抵是免不了要做自己的主人的。


























PS. 以及,微博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并且能暴露一个本来看着不错的人的粗俗。相比之下,豆瓣这个平台本身的性质,加上豆瓣上的一些长文章和一些人,至少比微博强多了。要是读书读不进去的话,就豆瓣右上角搜索自己感兴趣的作者或话题吧。



关于法革等历史二创

大概有些朋友看到过最近法革和罗老师tag底下某些人名之为精神反刍的言论,也目睹了我与其发生的并不高明的言语冲突,我想就此事发布一些声明:

1.关于其口中创作革命家(或者其他历史人物)=“消费革命(或历史人物)”一事,我认为纯属谬论。

历史二创这种东西跟所有文艺创作一样,大家去根据现存史料自由考证一个死人,有人创作文学作品,有人创作史学作品,归根结底都是表达自己的认识,反而好像总是有人想要去定义正误,就像是《哈姆雷特》《罗兰之歌》《杨家将》这些作品不会有人因为它们所言不符合历史而去指责,巴金还非要让罗伯斯庇尔单恋德穆兰他妻子露希尔呢,有人去说巴金消费革命说巴金低俗?
同时有些史学著作作者自己都在胡说八道,也没见过有人去批判他们消费革命说他们低俗,反而是这些史同创作者成为了消费文化成了亚文化粉圈、成了众矢之的,我觉得这是最诡异的事情……

有些人可能会说:我管他什么同人作品还是文学史学作品,为了我们的“斗争”我就要批判。

那我只能说如何去看是你自己的主观认识,你没有任何权利去批判任何人自由创作的权利!同样作为任何创作者,没必要让这种言论使自己产生任何创作的心理负担!认识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文艺作品从来只有高明与不高明之分而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每个人都有权利喜欢或者不喜欢一部作品,但是却没有权利去抨击创作者创作的自由甚至去谴责他创作这一行为的合理性。毕希纳借丹东之名与罗伯斯庇尔对话,魏斯借萨德之言去质疑马拉,面对不同历史人物的反思是所有创作者不可回避的话题,我想不出有何理由要给予谴责与压制。

同样就像我已经指出过的,认为创作资产阶级革命家同人=消费革命这一理论存在很明显的漏洞:是发动革命的法国无产阶级人民代表革命,还是那群资产阶级革命家代表革命?没人能批判人民的正误可是革命家有正误,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革命反而单单指代几个有待考证的资产阶级革命家?然而口口声声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人却反过来把早期资产阶级革命家不成体系的演讲搬过来奉为圭臬,只是因为其他无产阶级革命前辈们性质敏感便将其两者一等而同,是谁在消费革命?资产阶级革命者不代表革命本身,对他们的演绎就像其他历史演绎作品,只有高明与不高明,而没有正确与不正确,因为它们既不代表历史,也不代表革命!

2.通过从我曾经朋友那里得到的了解,这群人长期以来早就以袭击他们口中所谓亚文化粉圈为乐,包括对去年暑假我曾经在的“跳舞群”群宣的嘲讽也是来自这群人,他们到处在各圈兴风作浪已经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一个把自己置于制高点、用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视角”毫无理智可言恶意攻击别人的团体,请诸位保持自己的理性判断,不要被他们唬住或者迷惑。有些人认为自己可以把自己的现实生活与网络剥离开来,实则才是真正的两面派。

关于无产阶级前辈的写作文献一直在那里,历史文献和一手史料也一直在那里,我们不必让别人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相,什么是正确与错误,什么是斗争。我们手里有的是我们自己的理性,我们自己的认识和我们自己的斗争精神。我相信热衷于这方面阅读与研究的都是拥有自己理性判断的人,产生困惑是正常的事情,我希望在黑暗中每个人都能用理智为自己点亮一盏孤灯,而不是因为困惑而选择盲从!

笑死了,如果说我绘制革命家同人图就是消费革命,那请问:是发动革命的法国无产阶级人民代表革命,还是那群资产阶级革命家代表革命?没人能批判人民的正误可是革命家有正误,如果按照这个逻辑,革命反而单单指代几个有待考证的资产阶级革命家?
如果说亲近人民,罗伯斯庇尔的态度绝对是暧昧的,他眼中的人民只是他假想的至高存在之下等待被他启蒙开化的形象。要说亲近人民,是谁闭门不出还穿着精致的礼服,是谁气愤地当场把人民为他加冕的红帽子扔在地上?要说与人民亲近,罗伯斯庇尔绝对赶不上马拉,甚至埃贝尔、雅克卢之流还成天混迹人民之间亲自引导运动。要说对人民认识得真切,我倒斗胆说一句罗伯斯庇尔不及丹东这个只求自保的鸡贼。然而口口声声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人却反过来把早期资产阶级革命家不成体系的演讲搬过来奉为圭臬,只是因为其他无产阶级革命前辈们性质敏感便将其两者一等而同,是谁在消费革命?
资产阶级革命者不代表革命本身,对他们的演绎就像其他历史演绎作品,只有高明与不高明,而没有正确与不正确,因为它们既不代表历史,也不代表革命!除此之外对其喜恶甚至上升到高雅与低俗的评判,也只能归之于个人的口味了。(但是本身高雅与低俗就很难有一个标准去定义,大部分人都是凭个人主观经验)
如果这样的二次创作便是吃人血馒头,便让人怀疑你是同情资产阶级革命家还是心系人民,你心目中代表革命的是资产阶级革命家还是无产阶级人民群众。同样的,如果说二次创作是吃人血馒头,哪里比得上你无理挪用,用早期资产阶级革命家的话宣扬无产阶级革命直接喝人血痛快?

孝死我勒,有些人认识是有多狭窄,也难怪他们只会用自己局限性的认识去对一个事物下局限性的定论,我居然有朝一日能成为消费+庸俗化的参与者我太牛逼了给自己鼓鼓掌👏👏👏
您们这些“圣人”,消费的是盲目的革命热情,庸俗化的是没有逻辑的诡辩,我这种无名小辈自叹不如,自叹不如👌

[摘录]关于吉伦特派们和对门山岳派们的碎碎念

记一些不正经的无责任吐槽和摘录,可以当做(伪)人物科普:

1.布里索和佩蒂翁的“邻家男孩”友谊:

  布里索家旅店的旧址现在在沙特尔的Place du Cygne,是绿树成荫开满咖啡厅的露天广场,根据记载的位置,从布里索家到佩蒂翁家有可能大概不过两百米。
  布里索是旅店老板的儿子,父亲对于子女教育的观念十分古板,布里索的父亲曾拒绝让他继续上学,原因是他认为孩子念了书会瞧不起自己;佩蒂翁的父亲则是辖区的法官,这让他从小得以享受优秀的教育资源,18岁时赴巴黎在一位检察官门下学习,1778年加入沙特尔的律师公会。对于两个出身不同最后却共赴命运的革命家来说,真是一段很特殊的友谊。(日后小市长大概也是小神棍最大的buff……)
  大概就是……
  小市长:布里索你随便浪!我保你进不了修道院监狱。(拇指)
  小神棍:(冷汗……感觉身上反倒多插了个flag)
  (真正的奶妈……大概就是要跟队友一起gg……)

  【关于布里索:】

  出生于一个孩子很多的大家庭,在原本的十三个孩子活下来的七个中排行老四,父亲是个旅店老板,还是个文盲。由于家庭环境,度过了悲惨的童年。年幼时被送去乡下奶妈家照顾,但是由于恶劣的环境和疏忽的照顾导致他经常生病,直到他的母亲决定将他接回家亲自照顾。

  求知若渴的布里索像罗伯斯庇尔一样是学校里的优等生,然而他没有机会接受到同罗伯斯庇尔一样好的教育条件。很明显后天的努力弥补了这一点,布里索通过自学掌握了英语,德语等多国语言,游历了英国和美国,同诸多著名历史人物均有密切的书信来往(伏尔泰,达朗贝尔,边沁,TJ……)。曾经打算移民美国,而在法国爆发革命后返回国内。

  1774年决定改名为Brissot de Warville(de Warville是d'Ouarville的派生词,是他出生的小村庄的名字,这样改变拼写是为了让他的名字英文化)。(哇这个War真是好flag啊……)

  成年之后回忆学生时代感觉拉丁语的性数配合和动词变位真的很可怕。同时也是在学生时期,他的一位同学(未来的诗人Nicolas-Francois Guillard)对他虔诚信仰的玩笑话使这个成长于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家庭且很多家庭成员都是教士的男孩一步步改变了对宗教的看法,而后同罗伯斯庇尔一样,布里索相信最高主宰,同时热爱卢梭与伏尔泰的著作,据说将《忏悔录》这书读了六遍(邪教害人……)。

  在中学认识了之后重要的朋友杰罗姆·佩蒂翁。

  曾经跟马拉也是朋友,一起沉迷化学。没错布里索除了哲学政治和文学之外,还沉迷与自然科学和其他神棍科学(头顶出现了神棍的光环)。

  性格有些内向,作为伏尔泰的崇拜者曾两次在遇见偶像之前先紧张到逃离现场。

  惊叹于马铃薯。(“这就是那些追求自由,也有能力自由之人的食物!”)

  有人说他是英国特务的事纯属造谣。

  孙子后来成了法国著名画家。

  【关于佩蒂翁:】

  是一个很有个人魅力的男人,但是为了家庭懂得收敛。

  然而国王出逃之后,作为去接国王回巴黎的代表之一,回来后得意洋洋地开玩笑说如果只有他们两个人,伊丽莎白夫人肯定会爱上他并对他投怀送抱。

  国王认为在巴黎人民占领王宫时,作为市长的佩蒂翁是故意纵容这种行为,迟迟才来解围,因此将其开除,但迫于压力,最终得到更多民意的佩蒂翁又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是佩蒂翁将自己的童年好友布里索介绍给了自己的另一位好友罗伯斯庇尔。(这个套路有点眼熟,罗伯斯庇尔似乎也是通过德穆兰认识丹东的……然而最后亲眼看着朋友和朋友的朋友一起gg……

  根据雨果的不知道是不是胡说反正他就这么写了的回忆录,佩蒂翁认为让罗老师成家可以缓解他心中的苦闷和负面情绪,然而很明显他并没有成功。(是个喜欢开玩笑缓解气氛的人?)

  在山岳派和吉伦特派的冲突中,被夹在中间的佩蒂翁一直态度暧昧,在最后他选择了自己的发小布里索,一向为人和善的他竟也在议会上大骂:“罗伯斯庇尔你不是人!”

2.被懒癌耽误的政治家维尼奥:

  维尼奥出生于有“法国景德镇”之称的利摩日,名字里和布里索一样都有一个“皮埃尔”(法国同学告诉我的法国最烂大街名字之一……),父亲是个剑术家。

  青年时期,加入当地律师公会的维尼奥才华横溢,很快取得了一定的名声,但是他性格怠惰,再加上对钱财没有兴趣,只有在迫不得已需要钱的时候才接案子。

  革命初期的维尼奥还是君主立宪派,但是国王出逃、战神广场事件和立宪议会的成立重塑了他的政治观点,参与立法议会时维尼奥成为波尔多地区议员的领袖人物,虽然他的性格并不合适。维尼奥追求正义与人性,是雄辩的演讲家,但是意志不坚定,据德国外交官莱茵哈特说是有点恃才放旷……有人把他视作吉伦特派的领袖,然而在他的同僚看来维尼奥并不具备结党和党派斗争的特质。(而且大家认为他懒癌成性,这就是为啥他特别喜欢即兴演讲……吉伦特药丸💊……你爸是习武之人,怎么就没从小治好你的懒癌呢?

  值得注意的是,九月大屠杀之后,当吉伦特攻击谴责丹东的时候维尼奥并没有攻击他,维尼奥觉得丹东在九月屠杀这件事上是无辜的,所以啥也没说……(而且有支持维尼奥以及丹东的学者认为在阻止罗老师掌权这件事上,他们两个可以互相理解……)

  关于丹东和维尼奥这两个人:

  ①米什莱记录的一件逸事:有一次在剧院,丹东想带他的妻子去罗兰夫人的包间为了接近维尼奥。他的妻子以“听说罗兰夫人名声不好”为理由拒绝了。

  ②丹东很尊敬维尼奥和吉伦特派,有好几次他都抱怨说:“我本来能救他们,可是他们不信任我。”1793年的四五月份丹东还劝维尼奥停止他对山岳派的攻击以保全他自己,然而维尼奥无动于衷,虽然在去年九十月份,维尼奥还曾经因为丹东而跟同僚对着干。

  说到维尼奥,包括很多支持他的历史学家也承认,他不具有政治家品质。因为懒,这个人让孔多塞去写法案,让罗兰去当部长。因为懒,他也没写太多东西留给史学家去研究……我甚至分不清这到底是真的如文章所说他比较懒,还是因为他性格里的洒脱?

  同时维基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分析:

  维尼奥到底是不是吉伦特派(布里索派)?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吉伦特派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党派,有学者认为经常出席罗兰夫人家沙龙活动的人可以被归为吉伦特派,然而文章中提到,出席者并不包括维尼奥(维尼奥并不喜欢这些沙龙,也极少参与,他只与吉伦特派中他信任的人私下交往)。其次,文章里提到,如果不是在1792年那些有重要事件发生的日子,吉伦特派内部甚至无法达成统一的意见,比如我们经常可以在议会上看到伊斯纳尔怼孔多赛,维尼奥反对同僚这样的画面。事实上,真正将吉伦特派们联系起来的其实是他们个人之间的友情而非一致的革命理念,他们的一致对外集中体现在攻击山岳派和一同赴死这两件事上。

  出于友谊,维尼奥同他的吉伦特派同僚们一致投票,他们的命运相连,但维尼奥从不曾是他们的领导者。吉伦特派就是这样一个由私人关系联系起来的松垮的团体,在政治态度上,维尼奥看起来确乎是他们的一员。

 

3.雨果的人物简介:

   说道这,受到镜像启发,翻阅了雨果的《九三年》。其中讲到“右边是吉伦特派--大批思想家,左边是山岳派--一群角斗土。”大概这就是吉伦特派和山岳派之间的区别,你永远不可能让思想家协调思想,成为紧密的政治团体。

  不过抛开这个,看一看雨果对吉伦特派一些成员和山岳派一些成员的介绍,对小说的剧情不做评论,但不得不佩服他的语言……于是选择了其中一部分大家感受一下。

【部分吉伦特派们】:

布里索,他接管了巴土底狱的钥匙。

巴巴卢,他使马赛人对他言听计从。

让索内,他树立了代表对将军的霸权。

致命的加代,一天晚上他在杜伊勒里宫随皇后看了熟睡的王太子,并亲吻孩子的前额,却让孩子的父亲人头落地。

伊斯纳尔,他的罪行是这句话:“巴黎将被毁”,而当时布伦瑞克正好说:“巴黎将被烧光”。

卢韦,他是小说《福布拉斯》的作者,后来在罗亚尔宫和洛多伊斯卡一起开书店。

孔多塞,他后来因携带诗剧《贺拉斯》而泄露身份,死在改名为平等镇的皇后镇。

佩蒂翁,一七九二年他被群众崇拜,一七九三年被恶狼吞食。

他们前面还有在另一面有:——一位巴纳夫式人物,名叫维尼奥。

【部分山岳派们】:

安托万-路易-菜翁-弗洛雷尔·德·圣茹斯特,他面色苍白,额头很窄,五官端正,眼光神秘,忧郁而深沉,二十五岁。

比约一瓦雷纳,他设想过未来的司法,没有法官,只有仲裁人。

法布尔·戴格朗汀,他发明了一项可爱的东西,共和历,就好比鲁热·德·利尔获得非凡的灵感作了《马赛曲》一样,不过这两人都仅此一次。

弗雷龙一泰尔西特,他是弗雷龙一佐利奥斯之子。

勒让德尔,他是法国革命的屠夫,就像普赖德曾是英国革命的屠夫一样,他对朗朱伊内喊道:“过来,让我宰了你。”朗朱伊内回答:“你先得颁布法令,宣布我是牛”。

科洛·德布瓦,他是位阴阳怪气的演员,脸上戴着古代的面具,上面有两张嘴,一张说“是”,一张说“不”,一张同意,一张反对,他在南特痛斥卡里埃,在里昂神化夏利埃,将罗伯斯比尔送上断头台,将马拉送进先贤祠。

罗贝尔·兰代,是他创造了这个令人不安的大章鱼:公安委员会是它的头,它的二万一千条肢体覆盖全国,即革命委员会。

托马斯·佩思,他是美国人,慈悲为怀。

(跪……满眼都是flag)

4.来自马赛的水灵小伙巴巴卢

  吉伦特派的巴巴卢生于马赛,死于波尔多,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他的简介产生了与对门山岳派他们家圣鞠斯特的谜之联想:

  巴巴卢死的时候27岁,圣鞠斯特马上过27岁生日;

  20岁的律师巴巴卢以如火的热情开始参与革命,狱中同岁的圣鞠斯特在长诗的前言写下自己要“做得更好”,此后献身革命;

  巴巴卢以自己的美貌和口才在议会著称,圣鞠斯特的种种传奇也和他的美貌密不可分;

  巴巴卢是“罗兰夫人的骑士”,圣鞠斯特是“恐怖的大天使”……

  还有就是比较神奇的事,自从加代在父亲家被捕后,巴巴卢同佩蒂翁和比佐继续逃亡,中途在松树林中被一位牧羊人发现,巴巴卢企图开枪自尽,结果只打烂了自己的下巴……最后被捕且斩首于波尔多………………

  【嗯下面说点这位小伙特殊的地方】:

  除了是一位很快完成学业的优等生、一位出色的律师,巴巴卢还热衷于地质勘探专业知识,成功在自己继承的一块有火山的地产上发现了铜、铁等多种矿藏……1788年巴巴卢在春天奔赴巴黎去矿业学院寻找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是去的太晚只落得当旁听生,也是在这段时间他认识了马拉,并且上了他的课,在年末巴巴卢返回马赛。

  巴巴卢原本想通过撰写著作证明所在地的矿藏价值,然而次年革命爆发,巴巴卢重拾律师职业,投身革命……

  ……你们搞革命的到底都是一群什么怪物……

唉,我扯不动了,有机会继续给大家扯吉伦特这群人以及他们同山岳派的事情。

大家对谁比较感兴趣也可以告诉我!

  

翻译-布里索的回忆录(1754-1793)第一部第一章(下)

  译自Mémoires de Brissot。法语学习中,仅作翻译练习用,若有不足恳请斧正,十分感谢!镜像让我重拾热情继续这个没人看的粗劣翻译,希望能让各位更充分地了解和认识雅克-皮埃尔·布里索。第一部上半部分:http://whimsicalgizmos.lofter.com/post/1d0e61eb_105f391f

布里索的回忆录(1754-1793)

第一部(1754-1791)

第一章-给予我的孩子们的遗赠*(下)

  正是从这本巨著(指上文中提到的普鲁塔克的作品)和塞内克的作品中,我们去学习为了得到幸福必不可少的道德与哲学,去反思伟人们身上的瑕疵、金钱带来的癫狂以及贤人们的智慧。正是通过阅读这些经典而进行的自我反省使我们得以不断地完善自己。

  每日三省吧!当我们做到不放过任何一天去反省自己是否以善良和真理行事时,我们就向着哲学和幸福迈出了一大步。然而真正这样去做的人是何其少啊!因为很少有人有如此纯粹的本心。孓然一人的时候自我反省,正是为了每天有所收获,为了无愧于自己的一生,为了坦然地面对自己的死亡……

  以上就是那些我们从父辈或朋友(而不是学校那儿)自然而然可以收获的知识。在公共教育中,人们以获得荣誉为目的来培养学生,这些学生一心想着如何脱颖而出、如何出人头地。而在家庭教育中,观点却大为不同。我们倾向于让孩子成为善良审慎的人,如果恰逢时机他们自然会获得荣誉;然而荣誉不是我们的追求,我们追求的是真和善。

  当我们从道德中寻求善良,从科学中探求真相时,是逻辑帮我们取得成功。逻辑是人的本性,也是学校中最复杂的一门课程。想当年,为了成为一个精明的逻辑学家,我以死气沉沉的经院主义学习方式苦读了多少个夜晚!我的孩子们,跟我比你们将是多么的幸运;你们再也不用重蹈我的覆辙。

  一旦用条理的逻辑武装了自己,你们就将可以成为所有科学的主宰者,就像有了美好的品德,你们就掌握了在世间为人的艺术,并获得人性所能获得的最大的幸福。

  收获幸福,就是要懂得不幸。给我举例一个共和主义者,如果他由于惹怒仇敌被关在监狱中一个狭窄、通风不畅、不卫生且没有家具的房间里却仍不觉得不幸,那么我可以说他掌握了收获幸福的艺术,因为这个人确实可以超脱于周围环境,不管身在何处都能安然自得。

  我曾三次入狱*,我应当与你们分享我在狱中亲历的感受。首先,我坚信远处尚未到来的不幸似乎总是比眼前的不幸更为巨大、更为丑恶、更加面目可憎。有性格、有良知的人即使被不幸包围也能从自身获得力量。

  每次的牢狱生活都会使我落泪;这眼泪绝非为我自己,而是为了你们以及你们那不幸的母亲。你们的影像总是萦绕在我的心中,以至于我不得不强迫自己把他们驱赶出我的脑海来重新找回勇气变得坚强。

  我对待自己很严格,没有什么曾使我感到痛苦;狱卒凶狠粗俗的态度不能,糟糕的伙食不能,缺乏家中的条件设施也不能。我很容易就能适应狱中的一切。

  巴士底狱对我来说,仿佛是将我活埋的坟地,让我痛苦的是我无法确定何时才能结束这阴森森的坟墓一般的生活。我一点都不畏惧自己会死,因为首先我知道自己是无辜的;其次,因为我明白政府更喜欢判令他不悦的人监禁而不是死刑。

  在巴士底狱中,我通过阅读、沉思、朗诵、创作来派遣我的痛苦与烦恼;我相信出狱后我将变得更加优秀,而不是更加谨慎。

  你们知道那些在自由时代促使我进入修道院监狱的原因,我从中体会到了比我在巴士底狱所体会到的更痛苦的情感。那些叫卖报纸的小贩兴高采烈地来到我的窗下,有时带来的是诽谤我的小册子,有时则是涉及到我的法令*。甚至有一天我听见一首人们嬉笑我将上断头台的食人族一般的歌,附近的人为之痴狂……那个唱歌的流氓放声大笑……这让我感觉仿佛置身于食人族的魔窟,他们想享用受害者和食物,想要看屠夫带着恐怖的喜悦围着我跳舞。但是,伟大的上帝啊!这个民族产生了一种怎样的思想!在这里相同的情景不会激起任何反抗;公安系统又是产生了一种怎样的观念,人们在一个人的指控被证实之前侮辱攻击他使他不幸,甚至同时,在审判他之后再去侮辱他也是一种过度的暴戾,同时也是屏弃了法律和人性!

  在这所监狱中我看到了临近的死亡,我紧握她,我触摸她,我与她变得越来越熟悉。我确信我敌人们的怒火并没有达到顶点,而这怒火也不至于让他们想要我的脑袋。我的无罪是那么的明显,证明这一点对我来说轻而易举!指控我是保皇主义者是如此的荒谬!我布里索二十年以来都是共和主义者!但当暴政说“你将要死去”,当你周围只有为此鼓掌的强盗和弃你而去的懦夫时,谁在乎你的无辜和证据呢?我测量着死亡的深渊,我每天都测量着它并且养成了一种坠入这个深渊的想法,让我无畏的冲入其中。两个月前,光是修道院监狱的名字就让我寒气彻骨,对于九月份的记忆让我想到了一场可能再次发生的屠杀。然而到了修道院监狱之后,大屠杀的恐怖对我来说已经消失了;在这个损害了我的祖国的地方,在使我产生恐惧的绝望之中,我曾希望这些屠杀重新开始,我也曾希望成为屠杀的受害者;我认为同为了进入另一个世界而准备的漫长旅途比,被意外遇到的杀人犯用匕首捅死是最温柔的死法。当人们宣读我的指控书*时,我从没有如此的顺从过;当时我在市政厅的一间房间里,从穆兰*回到巴黎之后我一直被关押在这里等候着国民公会对我的发落。我相信,像我的同事们一样,他们会派两个宪兵护送我回家:我怀着这种希望入睡;但刚等我进入梦乡,巨大的噪音就从我的房门传来;我立马看到大概十二个主要的官员带着肩带走了进来,他们向我正式宣读了指控书和当场将我转移至修道院监狱的命令。从他们的脸上,我看见了他们向我这个曾经最积极地描绘他们的恶行的作家复仇的难以掩饰的喜悦。我看见了他们好奇的眼神,他们试图从我的一举一动中捕捉任何一丝恐惧或懦弱,以此享受胜利。我控制自己镇定下来、保持冷静,保持符合一位人民代表和被迫害的共和主义者的尊严。我的脸上没有任何一丝波动,我的脉搏没有任何一丝轻微的变化;我喜欢自己说出的每一句话,我想我的表现很得体*。在去往监狱的路上我陷入了沉思,我明白人们追捕我并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命运;我的诉讼案会在忽视我无罪的情况下被迅速预审;我的敌人可能想要我上断头台。西德尼和罗素*的影像出现在我的灵魂中,我想到了福基翁*的命运,在我的不幸中,我为能跟这些伟人分享同样的命运而感到高兴。我相信后代子孙们一定会洗雪我的记忆。

  从近处看到的死亡,或者是由哲学的精神所预见的死亡,都会失去她的恐怖。我不知道为什么断头台带给人的想象,比战场上看见的死亡或是随后发作的一场漫长而又痛苦的疾病更让人害怕。难道这是由与身体受刑罚相连的耻辱感以及被聚集的人群见证死亡所产生的印象所致吗?或是因为被判上断头台的犯人确定无法逃脱自己的宿命,而在另外两种形况下(上战场或生病)人们不会放弃希望?不管因为什么,作为革命中出现的要受肉体之刑作为最后惩罚的哲学家,要与这一影响平庸灵魂的印象抗争。这个人是无罪的,他找到了自己的宿命;他只为自己的国家和人性行善事。不公正的审判和被引入歧途的公众舆论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应当沉着地、漠不关心地、怜悯地倾听在他的旅程中收获的种种不公。后人会为他平反,而他的良心会首先为他提供坚定的避难所。当他想起饮下毒芹的苏格拉底和福基翁,想到无畏地奔赴断头台的西德尼与罗素;这些伟人的形象会唤醒并支撑起他的灵魂。死亡的宿命只会确定让他解脱于暴君们的耳目,解脱于生活在奴隶之中的折磨;让他生活在一个崭新的事物法则下,在这个法则中,罪人受到惩罚,贤人得到报偿。毫无疑问,对于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来说,同他所爱之人分离是万分痛苦的。而我的孩子们,我向你们承认,这些想法经常控制着我,让我情不自禁地挥洒热泪。这么早你们就要离我而去!我才刚刚与你们相遇,你们就是我全部的全部,催促我去照顾你们、亲自抚养你们成人!当我本打算要断绝政治联系,投身于对你们的教育,让我配得上你们的爱配得上做你们的父亲时,你们却离开了我!尤其是我就要离开我的妻子,那个在我们结婚后的生活中只经受了受迫害的苦难、独居的孤独以及平稳的清贫生活的女人!在我想要计划安排我们家庭内的、甜美的、随心所欲的生活时我离开了她!是的,这些想法撕碎了我的灵魂……但哲学的忠告拯救了我,我控制自己设想我的孩子们发现他们的母亲是一位称职的老师,能帮他们养成严肃刻苦、崇尚美德的品格;我在幸福与理智的培养下长大的菲丽西典*,会从她的灵魂中发现经受这可怕的打击的力量;而她的家人,她慷慨的母亲,她友爱的姐妹们,她高尚的哥哥,他们会组成一个大家庭,一个统一的灵魂,在其中,铭刻着一个渴望为他们谋求幸福的男人的形象。我还设想公众的心灵不再迷失,感激之情常驻于某些人的内心,同时无疑愿意回报的慷慨的友谊将拯救一个我为了公众利益而牺牲的家庭。


[注释]:

1.本章全篇于1793年6月23日到10月6日间写成于修道院监狱(Prison de l'Abbaye)。

2.布里索首先于1784年4月在伦敦因债务问题入狱,但只被关了几天;之后是于1984年7月12日到9月10日期间被关押在巴士底狱;最后是吉伦特派倒台后被关押在修道院监狱。

3.详见1793年7月20号罗兰夫人从修道院监狱写给内政部长加拉(Dominique Joseph Garat)的信:“我听到了些什么被重复着的呐喊呢:兜售报纸的小贩到处宣传着杜歇老爹反对罗兰的愤怒……泛滥的肮脏的绰号……要求虐待我的教唆……这就是在我窗下那些卖报纸的小贩向路过的行人重复的劝诱之辞……”

4.1793年6月23号。

5.Moulins城市名。

6.原文:Je crois avoir été tel que je devais être.

7.西德尼Algernon Sidney(1622-1685),罗素Lord William Russell(1639-1683)。

8.Phocion福基翁:古希腊雅典政治家和军事将领。公元前319年他由于民主制的倡导而被处决,后又被恢复名誉并给予补行国葬的待遇。

9.菲丽西典Félicité Dupont,布里索的妻子。Félicité一词在法语中原意为至福与快乐。

分享一个欢脱的佩蒂翁和一个满脸黑线的罗老师

大致译文:罗老师和小市长参加晚宴,罗老师黑着脸看起来不情愿出席。席间,小市长突然指着罗老师对宴会主人说:“亲爱的东道主先生,这个好男人应当结婚了!”
罗老师:“佩蒂翁你啥意思?”
小市长:“唉我天,我是说你该结婚了,我想帮你解决终生大事。你看你每天愁眉苦脸疑心重重,娶个妻子能帮你融化心中的苦闷。”
罗老师摇摇头很别扭的笑了。

佩蒂翁这个幽默感了得,你怎么不提议让罗伯斯庇尔嫁给你的发小布里索(等等

这玩意儿是雨果写的,如果是假的都是雨果的错,嗯。

更正了之前的理解错误,问了一下法国同学:mariez-moi那一句以及je veux te marier真正的意思是让某人get married,而不是epousez-moi(marry somebody),同学说毕竟雨果聚聚的文法特别古早……

翻译-关于Girey-Dupré在共和三年二月对德穆兰的指控(传说中vice的猜想来源)

  由于这两天在看关于德穆兰的private and shameful vice,随手翻译一点东西,这里是关于其vice的第二个猜想,基于:Girey-Dupré’s (false) accusation in February 1792 that Desmoulins had been defending gambling houses……

  其实德穆兰所谓的vice倒底指什么也是个谜,能得知的源头大概就是圣鞠斯特在指控丹东派时的演讲,而他的消息来源于罗伯斯庇尔的笔记(罗伯斯庇尔的笔记又来自于丹东对他讲过的话……所以…嗯……丹东啊,子非兰,安知兰之vice?而且还是private and shameful vice?)

  

(以下为Histoire des journaux et des journalistes de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一书的节选翻译,法语水平不足,如有纰漏恳请摘指,祝大家观看撕逼愉快):

原文地址: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Ek3DjrgJxwEC&rdid=book-Ek3DjrgJxwEC&rdot=1

  不幸的是,(两派之间的)和解(这里的和解是指上文中吉伦特派和山岳派之间那个著名的拥抱)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我们马上就会看到两派决裂造成的灾难性的后果。

  但在重现他们可悲的论战之前,让我们先稍事休整,去看一看同一时间发生在《法兰西爱国者报》的编辑与前《法兰西和布拉班特革命报》的编辑卡米耶·德穆兰之间的事情。这一次主动出击的是布里索,或者说是他的同僚Girey-Dupre,因为有可能后者只是挂名参战。(注:就在几天之前,布里索在他在雅各宾俱乐部发表的其中一篇演讲中曾说德穆兰竭尽才力去支持贵族的论点、打击人民的积极性。)

  这一次,卡米耶·德穆兰受到了来自同事的猛烈斥责。

  在赞扬了新市长佩蒂翁对他庞大政府部门的各个分支的警惕性之后,《法兰西爱国者报》刊文如下:

  “现在尤其有三种祸患毒害着首都,它们是:扒手、赌徒和野狗。人们都知道我们爱国的市长打击第一种祸患的热情;不久之前他也刚向后两种祸患宣战:人们痛打十点之后仍在街上游荡的流浪狗。”

  “所有的围墙,”《法兰西爱国者报》继续写道,“都被署名有卡米耶·德穆兰的红色通告玷污了。告示上,除了几个被轻罪法庭判决的银行家和赌徒的诡辩以及对尽职尽责的法官们粗俗的辱骂之外,我们还看到了对道德品行的恶劣的控诉以及对赌博可耻的辩护。”——“如果是基于道德,赌博是我们的自由。”——“那么,”布里索的报纸补充道,“这个人自称爱国只是为了诋毁爱国主义吗?”

  我们理解这次猛烈地抨击多么使德穆兰感觉受到了冒犯。他旋即于共和三年1月31日致信《法兰西爱国者报》的编辑,在信中他怒斥他的对手只向读者列举了支离破碎的句子从而歪曲了他的通告。德穆兰说道:“自我离开论战事业以来,记者们就开始攻击我。”这话的言下之意是想说:您们注意了,我可不会再把我的文笔磨得那么锋利了。(注:事实上卡米耶·德穆兰毫不犹豫地发行了新报纸并将其命名为《爱国者讲坛报La Tribune des Patriotes》。)随后他寻找对方文章中的纰漏与其对抗。“我绝不会将用我的作品羞辱我的乐趣给予那些看起来一直在窥伺我所谓的错误的人……”

  “那些自视为政客或看法不同的人们本应当将我罪大恶极的通告的所有内容都印刷出来,而不是将他们孤立地抽出(因为照这种方法,人们都能将福音书的作者投入比塞特监狱)。那么请您们睁大双眼阅读我的罪状吧;我不需要对他们做出任何答复,只有将诽谤我的人写入作品(即使他们诋毁我的作品)并将他们公示于众,让舆论在他们和我之间作出审判。在过去、现在和将来,这通辩白只将用于卡米耶·德穆兰的作品。”

  ——“我们不能满足卡米耶·德穆兰先生的要求,”Girey-Dupre立刻回应道,“不仅因为他的通告太长了,而且因为我们的报纸不应当用于传播通告中包含的那些荼毒民众的言论;但我们欠德穆兰先生一个答复,我们不会让他等太久的。”

  事实上,没过几天,《法兰西爱国者报》刊登了两篇Girey-Dupre致卡米耶·德穆兰的信,在这些信中后者表示,卡米耶作为一名法律界人士曾用诡辩为他在意的赌场主进行辩护,而且作为一位公民,卡米耶致力于去证明道德品行对于自由而言是多余的东西这一行为更是错上加错。

  “人民集体拥有道德品行,”Girey-Dupre向德穆兰控诉道,“蔑视道德品行是为人所不齿的……”

  “您还年轻,”《法兰西爱国者报》的编辑继续说道,“好吧,您对关乎人民大众荣誉的事业毫不关心。道德之友武装起来反对您的通告,他们会不断与您对抗:没有任何诡计、任何伪善、任何狂热可以冲破这层栅栏……我不再想回复那您写来诋毁布里索先生和我的十五页粗劣的辱骂以及乏味的诽谤书。我们都应当为了自由而献身,而不应让本该被忽视的私人间的争吵占用公众的注意力。因此我建议您放弃您所从事的高贵事业;那只是些道德败坏的诽谤,因为我们既不想回答您的演讲,也不想拿钱去堵您的嘴。”(原文为acheter votre silence)

  (注:这些辱骂之辞署名Girey-Dupre,但为了证明他的参与,布里索本人在议会的报告中说:“虽然某些堕落的诡辩者以及伤风败俗的人发布了不道德的声明,自由的人民心中仍应存在道德品行;道德巩固了自由,而自由使道德获得了新生甚至创造了道德。”)

  我们将不难理解,为什么日后卡米耶·德穆兰成为了布里索最不共戴天的敌人之一,也不难理解他是如何通过他的小册子成为葬送布里索派的最积极的推动力之一的。我们将看到,当德穆兰说起布里索和他的吉伦特派友人或者哀叹他们的判决时,他哭喊道:“是我揭露布里索的小册子害死了他们!”(注:发行于1793年8月)

(Fin.)

心情突然复杂

No one to understand the other's sorrow.
No one to understand the other's joy.
We believe that we can reach one another, but in reality, we only approach and pass each other by.
What torment for those who realise this.

“The character of Robespierre is particularly close to my heart, so when Wajda offered me the part seven years ago, I read the play and thought that I didn’t want it, not only…not because it was a difficult part but I simply believed that it was not a part for me. I passed through a certain stage after which I understood this character, meaning that, if I am playing him today, I wanted to play this role in a film anyway. I can very well understand the tragedy of this character. I believe that Robespierre is a tragic character because this man – and that’s how I try to play him in the movie – I’m not playing some dumb politician who wants to achieve some stupid goal. I’m attempting to portray a man who is especially virtuous, and that’s how Robespierre was. I’m trying to play an upright man, a man of deep faith, a fair man, who proceeds in a direct manner until the end.  Who at some point begins to understand that tragedy is unavoidable. The combination of these two things: his personal tragedy, in my view, sacrificing his life for a cause. On the other hand, he knew right away that when the terror begins, the end will come. There will be no more talk about the ideals that he believed in.”
— Wojciech Pszoniak, the actor who played Robespierre in Danton. In Wajda’s Danton - Making of Danton [1983]

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1989)

笔记-影视作品中的卡米耶·德穆兰

(这篇笔记又名:我一通电话,就有二十多个德穆兰在你家楼下Aux Armes)

  说明:整理纯属个人兴趣,欢迎讨论交流及补充。最初的目的只是好奇IMDb列表里居然有二十多位德穆兰,关于法革的影视作品还有很大的发掘空间,因此我按照这个列表的先后进行了查找。(IMDb地址:http://www.imdb.com/character/ch0063426/?ref_=tt_cl_t5)

  由于资料难以查找等原因,仅展示部分查找结果。

1.Une femme dans la Révolution(2013) - Played by Alexis Loret

法国2013年播出的电视剧,分为Le peuple entre en scèneLe Bruit et la Fureur两部分。


这位德穆兰很好的秉承了人物天真烂漫的性格。有多天真呢?



嗯……这几段我感觉天真得像个智障……(没有贬义!)

2.Ce jour là, tout a changé (2009) - L'évasion de Louis XVI-Played by Franck Victor

仍旧是法语电视剧,这个系列讲述了诸多历史事件,路易十六的出逃是其中一部。


感觉跟影片里其他同事一比较,这位德穆兰怎么显得如此年轻……

3.Charlotte Corday (2008) - Played by Raphaël Personnaz

2008年的法国电影。



4.The Affair of the Necklace (2001) - Played by Stephen Noonan 

美国电影,中文译名叫《扬眉女子》,改编自法国历史上著名的“项链事件”。说实话,这个镜头还真不好找,你要跟我说这是埃贝尔我估计还会信。(这部电影也跟德穆兰没什么关系……)



5.Jefferson in Paris (1995) - Played by Vincent Cassel 
美国和法国合拍的电影,中文译名为《总统的秘密情人》。演员居然是Vincent Cassel!去年看了谍影重重5之后真的被他演的Asset帅到!


不过这头不羁的卷毛……?

6.Les jupons de la révolution - Théroigne de Méricourt, l'amazone rouge (1989) - Played by Thierry Rode

这一部没有找到相关的图片或是影片资料,同样是系列剧集的一部分。不如让我放一下梅丽古尔女士的剧照!

7.La révolution française (1989) - Played by François Cluzet

这应该是最广为人知的德穆兰形象之一了,话说经常有人吐槽Cluzet像是Dustin Hoffman的双胞胎兄弟,当然两个人都很可爱。


8.Liberté, égalité, choucroute (1985) - Played by Georges Beller

法德意三国联合拍摄的电影,直译过来就是《自由,平等,腌酸菜》……这部片子……很酷……酷……到……迷醉…超时空无缝衔接,居然毫无违和感………可以说真正践行了革命的蹦迪精神,雅各宾蹦迪酷boy,酷到没朋友。

左下是影片里的德穆兰。


(没错就是这么酷。)

9.Danton (1983) - Played by Patrice Chéreau

私心很喜欢瓦依达的电影,这位Patrice Chéreau的德穆兰一直给人一种可怜巴巴的感觉。说个题外话,他演的拿破仑也是这个画风。


10.Dantons Tod (1981) - Played by Christian Quadflieg 

emmmmmm...关于格奥尔格·毕希纳的这部作品,有过很多改编版本。我不太明白为什么IMDb单单只列了1981版(而且这一版很难找资料,有图像资料但是我并不确定哪位是德穆兰)。

不过在查找过程中看到一版现代版的预告片特别酷,大家可以去看一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aLaiYI6fcM(不懂德语的人十分想哭)

同样外站还有英版和1963版可以看的。

11.Amours sous la révolution: (1978) - Played by Bernard Alane

Amours sous la révolution一共分为三集:

La Passion de Camille et Lucile Desmoulins

Quatre dans une prison

André Chénier et la jeune captive

其中由Bernard Alane饰演的德穆兰在第一集和第三集中均出现过,下面贴两张德穆兰夫妇。


12.Saint-Just ou La force des choses (1975) - Played byJacques Faber

其实这个电影最大的看点是Patrice Alexsandre饰演的圣鞠斯特,不过里边的德穆兰虽然戏份不多但也很出彩。

13.La mort de Danton (1970) - Played by Michel Le Royer 

(右边)这位德穆兰的演员应该是演过拉法耶特。

(至此先打个TBC,等我有精力继续;-;)

在微博看到Un peuple et son roi这个电影的背景是法国大革命之后就去查了卡司,看简介应该是史向电影,大部分人物有涉及,原创角色还是有的(而且应该是主角)。

摘取了一部分角色及演员:

Louis Garrel-Robespierre

Niels Schneider-Saint-Just

Vincent Deniard-Danton

Etienne Beydon-Desmoulins

Denis Lavant-Marat

Laurent Lafitte-Louis XVI

Maëlia Gentil-Marie-Antoinette

Jean-Charles Clichet-Petion de Villeneuve

Pierre-François Garel-Barnave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就是没有Brissot?有Petion有Verniaud,但是没有Brissot?一群没有Brissot的Brissotins科学吗?虽然我承认Montagnard中的确没有Montagne。)

The Sky Over the Louvre
在一个罗伯斯庇尔支持者/研究向网站上看到的作品,感觉选择大卫这个切入点很有意思。

PS:我又想到瓦依达的《Danton》里关于大卫的情节,感觉要是再多点描绘就好了。

原帖地址传送门:https://tenlittlebullets.tumblr.com/post/85066442809/you-may-write-a-novel-about-the-french-revolution?is_liked_post=1#notes


Alors......

作者的大实话让我很好奇这本书了

非常想看没有资源只有DVD卖的一部片
Robespierre 1789-1989
被某个纪录片的节选惊艳到了,真想看完整的90分钟

翻译-布里索的回忆录(1754-1793)第一部第一章(上)

  译自Mémoires de Brissot

  法语学习中,仅作翻译练习用,若有不足恳请斧正,十分感谢!

  感觉关于布里索和他的吉伦特伙伴儿们的资料相对比较少,就顺手翻译一下,这第一部分是布里索狱中写给孩子们的话,希望翻译得不会太糟糕……

  大家可以重新认识到一个早年过着赶稿吃土生活向往小农幸福生活的好爸爸布里索,我的妈之前我只是钦佩他是个博学多识的人,现在我真感觉他也是个好爸爸(划掉这些奇怪的东西)

布里索的回忆录(1754-1793)

第一部(1754-1791)

第一章-给予我的孩子们的遗赠*(上)

  

  不管我将在哪个年纪去世,我都将不会给他们(我的孩子们)留下任何财富。我的性格中没有驱使我力求为他们谋得良好时机的要素;我想为他们留下一些值得思考的事情,这些都是从我的毕生经验和不幸中得出的成果。

  我出奇地爱慕荣誉;从九岁开始,正是对荣誉的爱慕驱使我在床上学习到深夜,驱使我翻阅那些拉丁文书籍并如饥似渴地阅读那些故事。我的眼前总是出现那些由于他们的著作而闻名遐迩的伟人的侧影,同时我也在写作。

  这种对荣誉的爱慕很快便与另一种情感相结合,对独立的热爱,对独裁统治的憎恶。我在很早之前就厌恶国王;自从年幼时,我便十分喜爱克伦威尔的历史故事;我曾认为我和国王同岁,在我儿时的梦想中我想不出为什么他就可以置身御座之上,而彼时我却是个饭店老板的儿子。我很自豪我预见了我将能目睹王权的颠覆和我在其中所做的贡献。

  对人性或人民的爱慕而后植根于我的灵魂之中;我在世间各处看到了这种伟大爱慕的命运,在无知与奴役之中,我怀着深切的苦痛看到了它。

  正是这三种情感驱使我握起了手中的羽毛笔,支配我写下了所发表的众多著作。

  大概我出版作品时年纪尚轻,我从未足够悉心地完善我的作品,也从未仔细推敲我的想法;但也许是一种高尚仁爱的动机驱使着我,造成了这种疏忽。在将我吞噬的、意图推翻独裁统治的强烈愿望中,我认为为了要对独裁统治进行时常地猛烈地抨击,不能因为为了要润色文笔而错失时机。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为了公共利益而放弃了我原本可以通过完善我的文章而获得的荣誉。

  我还需要承认,爱尔维修和孟德斯鸠非常富有,他们不通过他们的著作获利,因此对他们来说,抽出必要的时间去润色他们的作品是十分简单的事情。而为了独立生活,我无法放下羽毛笔,我必须经常写作才能过得下去日子。

  然而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作家为了个人收益放弃得比我更多。我以低廉的价格出售作品,而且经常由于那些让我破产的协议几乎只得到一半报酬。

  就像卢梭所说,没有什么职业比写书的人更悲惨了。我永远地忠告我的孩子们,为了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孩子们,要预防这一“疾病”。人们徒然说靠着笔杆子过日子没有什么不体面的,这并非无疑,当一个人习惯了出售他的思想,我们说哲学家,他就不再是为了自己的内心,而是为了钱财,因此人们瞧不起这人类最崇高的职业。

  我从前总是遗憾,为什么上天不让我成为一个农夫的儿子。乡村风光使我心灵愉悦,由于不幸的宿命,我只在那里住了几个月,那些日子已经成了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啊,我的孩子们!好好享受那些乡村生活中的美景吧!当我们贴近自然时,当我们不停置身于蓝天和伟大的自然奇观下,当我们只需要和大地这位慈母相处时,我们总是感到更加幸福。

  卢梭羡慕乡村本堂神甫的生活,而我羡慕那些有文化的农夫的生活。在我的体系中,那些本堂神甫总是坚持和鼓吹一些偏见。一位好的农夫能和一位好的本堂神甫一样把事做好,而且眼中毫无成见。他可以成为乡下和平的法官以及世俗和精神上的医生。他可以花一天中的一部分时间监管他的田间工作,剩下的时间用来做自己的事情,无论是做好事,还是教育子女,还是教育自己!这是多么幸福甜蜜的生活啊!

  但要享受这种生活,不应该做城市里的农夫,而应当动手参加工作;应当和仆人们一起居住、工作,使自己成为一个乡下人,并且放弃所有城市的偏见。为了生活在乡下,人们必须要么十分富有,要么变成乡下人。

  你们的性格应当要多么的坚定啊,你们总是能感受到在你们周围的人和事对你们的影响。去寻找邻里居民淳朴事情自然的地方居住吧。

  城市中的人际和职场关系*会使你们深陷漩涡之中,在其中如果你们不依靠自己或他人的热情与之进行永久的斗争,你们就很难保持自己纯真的灵魂。

  如果上天还能给我几天时间,我的主意已定,我渴望告别延续至今的纷乱生活;我渴望同你们,我的孩子们,逃往某个宁静的小村庄,并在那里教育你们。

  我不想让你们经历和我一样漫长且艰难的职业生涯,我的事业给我造成了如此多的苦难;我也不想让你们成为那些博学多闻的学者;我只希望你们能成为审慎的人;学问在精不在多,为了你们和你们所拥有的,了解那些于你们有用的事。

  同时,我不会教你们太多的语言,但我会教授你们这些语言总体的机制。当你们掌握了这些机制之后,有一天你们可以前往那些国家自己学习那些语言。

  法语、英语和拉丁语,这就是我为你们限定的三种语言。法语是你们的母语,英语对你们来说可能是必要的,你们将会经常用到。你们需要学习拉丁语来阅读塞内克和塔西陀*的著作,因为没有任何译文可以表达他们简洁有力的文风。

  我们将一起学习历史,不是作为学者,而是作为想获益于我们的先父的错误和发现的人。我们将一起读各国的编年史多过读各国王的传记。我们首先要读普鲁塔克*的书;我的孩子们,十五岁喜欢普鲁塔克并且在六十岁重读他的书的人,通常是一个诚实的人以及一位优秀的公民。同样,毫无疑问我会向你们讲起一个与我通信的女士*,因为我希望你们也会喜欢她;在我们的大革命进程中,她向我很好的证明了这本书仍具有价值。她从普鲁塔克的书中汲取各种情感,以及同英雄们相称的美德。普鲁塔克笔下的英雄们让她想起了她的人生:他们是否能在我们的不幸之中像支撑着我一样支撑着她的精神呢!*

  (未完.)

  

[注释]:

1.本章全篇于1793年6月23日到10月6日间写成于修道院监狱(Prison de l'Abbaye)。

2.原文为Le commerce et les métiers,我在此将commerce转意译为“社交/人际关系”不知是否可取(法法词典释义:association personnelle durable ou répétée)。

3.Sénèque塞内克,罗马哲学家。Tacite塔西陀,罗马帝国执政官、雄辩家、元老院元老,也是著名的历史学家与文体家,他的最主要的著作是《历史》和《编年史》。

4.Plutarque普鲁塔克,生活于罗马时代的希腊作家,以《比较列传》(οἱ βίοι παράλληλοι;常称为《希腊罗马名人传》或《希腊罗马英豪列传》)一书留名后世。他的作品在文艺复兴时期大受欢迎,蒙田对他推崇备至,莎士比亚不少剧作都取材于他的记载。

5.原文注释提到这位女士就是罗兰夫人。

6.原文注:罗兰夫人当时关押在圣·佩拉热监狱(Sainte-Pélagie),和布里索有进行通信。关于她对普鲁塔克的热情可以参见她的回忆录。

随笔-路易·萨德公民与革命?

  一些无脑书摘笔记

  最近看关于萨德侯爵的书,一直笑得前仰后合。要说起这位萨德公民(革命之后的称呼),首先,他很多观点和行为特别混蛋大家应该都认同。但是,该怎么说呢,这个混蛋真的太好笑了,你明明应该是讨厌他的,但是完全无法憋笑,最后居然觉得他还有那么点可爱(真是一种复杂的心理)。而且我个人感觉他浑身都散发着那种很高傲而又贱兮兮的气质。

  首先,这个人因为个人作风和各种出格行为度过了很长时间的监禁生活(我感觉这里边比较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传闻是他在招待宾客的巧克力里面下春药,害得众人放飞自我,据说还有人因此丧命……当然真正的事件远非如此,有人丧命也是假的)而他放荡不羁的习惯,正是他的父亲影响下养成的。(话说……早年的萨德侯爵也曾经驰骋疆场立过战功……)

  比较有意思的是在1789年那年巴士底狱禁止囚犯散步之后,侯爵先生为了表示不满,找了根管子当话筒冲外边的人喊话说监狱里虐杀囚犯。然后马上就被忍无可忍的典狱长送走了(没错,这位典狱长就是后来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被杀的那位)。看过的所有资料里对此最好笑的评价是说萨德侯爵间接地引发了法国大革命。我只能说法国的革命是由多方因素和长期的历史原因导致的,他的这出闹剧只能算得上1789年社会中紧张气息的助燃剂。

  革命爆发后,萨德侯爵当然也重获自由,开始了他人生中少有的监禁之外的生活。此时,有脑子的贵族残留分子都知道肯定不能再保持原来的称呼,连很多革命之前跟随风尚在姓氏前加“德”(de)的革命者都改变了称呼(其中比较有名的诸如丹东、布里索、罗伯斯庇尔等人)。然而一反众人的画风,萨德侯爵决定改名叫路易,于是之后人称路易·萨德公民。对不起我总觉得这画风太美,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首先此时他的友人有很多逃亡国外,他的两个儿子也都加入了保王党军队,所以作为一个立场十分可疑的人,萨德公民没事就把自己在巴士底蹲过大狱那挡子事儿抖搂出来晾晾,博取一下信任和同情,同时还不能忘了不能过分炫耀(毕竟他入狱的原因在革命时期就是个flag)。不对,有这觉悟还给自己起名叫路易,说不是故意的我可能都不会相信,不过路易是他父母原先想给他起的名字当中的一个。(好吧,我们的大天使圣鞠斯特名字中不是也有路易吗。)

  然后侯爵……哦不,这位公民,他还跟罗伯斯庇尔在同一个分区(顺便补充一句,同样毕业于Louis le Grand的他还可以说得上是罗伯斯庇尔的校友),还当了秘书写了不少文章。在他的一篇名为《致马拉和勒佩尔蒂埃的亡灵》的演讲里有一段是这么说的:

“谋杀马拉的残忍凶手活像那些无法确定性别的两性人,因为他不直接属于两性中的任何一性。两性都对他感到失望,因而他被地狱赶了出来……”

  (科黛:Excusez-moi?)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萨德并不是一个革命党人,同时也说不上保王,他更类似于在不同立场之间徘徊的那种边缘分子。在这段自由生活中,萨德起初写写文章和戏剧,好不容易剧上演了还由于自己的身份而被一群无套裤汉乱入搅局,致使表演没有获得他预期的成功,可以说很心塞了。

  然而最最神奇的是最后革命时期萨德被判死刑,然而行刑那天来拉他的时候却发现人没了……

  他……就这么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被救走了……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最后做个补充,关于萨德侯爵的书,国内曾经出过一些译本,不过由于没有拜读过原著,很难说删减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而后《卧房里的哲学》和《索多玛一百二十天》在台湾有过出版,这两本从序言来看质量应该是更有保证。关于萨德侯爵的传记,目前国内有两本,除了《萨德侯爵传》(这本网络上有pdf格式下载)之外还有一本更为有名的《萨德大传》(作者为法国的莫里斯·勒韦尔),后者在整个关于萨德的研究领域非常有名气。除此之外就是一些近代作家写的书,我大都还没来得及拜读……(十分惭愧)

  关于《索多玛一百二十天》我目前为止只能算看了个开头,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虽然萨德的作品属于情色文学,但是读起来根本不会有任何轻松感,字里行间你能感受到作者是怀着一种极端的理性来安排构造整个故事的格局,而不是让它去肆意发展。台湾的译本后面附了这本书余下三部的草稿框架,从中更能感受到作者清晰地思路。至于电影……我觉得我可能不会去看(预感到自己会打脸……),首先我不是特别能接受导演时空转换这个二设……其次,我想象不到要如何把萨德作品中这种条理的格局通过一部有节奏有剧情的电影展示出来……

  先写这么多吧,也许之后读其他的书还会有新收获?

习作-L'élégie pour le Corbeau-为乌鸦所作的挽歌(附渣翻)


(带您领略中式法语和体育老师式语文的魅力)

抱歉占个法革tag,文法思想都十分幼稚,恳请斧正与鞭策!本文无意评论任何党派和个人的正误,同样作为现代人我也没有任何权力去评判,只是借助一个性格特别鸡掰的男主围绕自由写下一篇习作。

文字原创人物的简介:

①Françoise-Jérôme Corbel(弗朗索瓦兹-杰罗姆·科贝尔),记者,因其祖父为掘墓人,被戏称为Corbeau(乌鸦),办有《掘墓人报》。

②Jean-Louis Nicolas Debry(让-路易·尼古拉·德布里),医生,科学家,布里索派。科贝尔儿时的挚友。

③Georges Charles Asselin(乔治·夏尔·阿瑟林),律师,山岳派革命家,科贝尔的同事及朋友。

  Corbel se précipita dans sa chambre, choqué, il ne put cessait de trembler. Il avait mal à la gorge, comme s'il avait avalé le feu. Soudain, Il lui vint dans la pensée qu'il devait se calmer. 

  科贝尔冲进自己的卧室,震惊之余他的手不住地颤抖。他感到喉咙疼痛,仿佛吞下了烈焰。突然间,他意识到自己应当冷静下来。

  Dans ce cas-ci, Il voulut bien boire du vin, mais avec les mains tremblantes la bouteuille tomba par terre et devint une trentaine d'éclats. Corbel se figea. Il regarda les éclats avec ses yeux écarquillés. Son tapis était inondé par le vin, qui était rouge comme le sang.

  此时他很想喝一杯,但是颤抖的双手却使酒瓶掉到地上摔个粉碎。科贝尔呆住了,他瞪大双眼看着酒瓶的碎片。如血殷红的酒水浸透了他的地毯。

  Depuis ces cinq dernières années, Corbel, comme un journaliste qui luttait pour la liberté par ses articles, se laissa envahir par la peur pour la première fois. Bien qu'il détale le plus vite possible, le cri de Debry le cernait n'importe où. 

  近五年来,作为记者撰写文章为自由而战的科贝尔头一次被恐惧所攫住了。即使他尽可能快地逃开了,但德布里的嘶喊声无处不萦绕着他。

  Ce midi, comme la charrette passa devant lui et son ami Georges Charles Asselin, il put à peine respirer. Sur la charrette, Jean-Louis Nicolas Debry, avec tous ses confrères, campa solidement en chantant La Marseillaise d'une voix forte. Aussitôt qu'il observa Corbel, Debry regarda ce vieil ami d'un oeil noir. 

  这天中午,当囚车经过他和乔治·夏尔·阿瑟林面前时,他几乎无法喘息。囚车上,让-路易·尼古拉·德布里同他所有的同僚一起屹立在车上,高声唱着马赛曲。刚一看见科贝尔,德布里立马对他这位老朋友怒目而视。

  « Quel est encore votre dernier numéro? » Il dit avec un sourire arrogant.

  “最近又在忙着谋划您的新一期报纸?”德布里说道,带着一丝轻蔑的微笑。

  « Ne fait pas attention à ce corbeau ignoble! Bien que la mort soit notre lot commun, il n'ose pas de se paître de nos charognes. Le sang d'un vrai patriote l'empoisonnera! » dit un autre Brissotin. 

  “别理睬这只卑鄙的乌鸦!即使死亡是我们共同的归宿,他也不敢来啄食我们的腐尸。因为真正的爱国者的血液会把他毒死!”另一位布里索派成员说。

  « Bravo, Vergniaud! Bravo! » Les autres prisonniers sur la charrette éclatèrent de rire.

  “说得好,维尼奥!说得好!”囚车上其他囚犯中爆发出一阵笑声 。

  La situation était un peu incontrôlable, mais l'ovation des Brissotins fut remplacée par le chahut du peuple. Corbel prit garde que Charles Asselin, son ami qui avait le coeur bien accroché, suivit la charrette en douceur. Son indifférence devant la mort de ces hommes était très notable et pourtant ses poings serrés grelottèrent légèrement. Portrait typique d'un révolutionnaire, sa croyance devint de plus en plus forte par la vertu, son moral, en revanche, la terreur le rendit fragile.

  形势变得有些失控,但布里索派的欢呼声马上就被群众的喧哗所取代。科贝尔注意到他意志坚定的朋友夏尔·阿瑟林慢慢地跟在囚车后,他对这些将死之人的不屑是如此显而易见,然而他紧握的拳头却在微微地颤抖。阿瑟林是个典型的革命家,他的信念由于美德变得愈加坚定,而反之,他的心灵却因恐怖而变得脆弱易碎。

  « Tu vas bien? » lui demanda Corbel.

  “你还好吗?”科贝尔问他。

  « Oui, ça va. » répondit Asselin, « L'odeur du sang m'écœure. Et toi? »

  “嗯,我没事。”阿瑟林答道,“血腥味让我反胃,你呢?”

  « Pas très bien. Je suis trop dépassé par l'exécution de nos amis pour l'écrire dans mon journal. »

  “不太好。我们朋友的死刑太难以忍受了,我没法根据这事写文章。”

  « Non, Corbel. Tu as tort. Ils ne sont pas nos amis, ils sont les traîtres! » 

  “不,科贝尔,你错了。他们不是我们的朋友,他们是叛徒!”

  « Ah! Croyant de Cassandre! C'est assez saigné, il faut finir. Tout le monde dit qu'à l'exemple de Saturne, la révolution dévore ses enfants! » cria Corbel.

  “啊!卡珊德拉的信徒!流血已经够多了,这一切应当结束了。人们都说,像萨杜恩一样,革命在吞食她自己的儿女!”科贝尔喊到。

  « Tu ne te sens pas d'aplomb? » demanda Asselin, sa mine se rembrunit.

  “你觉得不舒服吗?”阿瑟林问,他的脸色阴了下来。

  « Non. Laisse-moi seul, je voudrais m'en aller maintenant. A bientôt, mon ami. »

  “是的。让我一个人待会儿,我想走了。回头见,我的朋友。”

  « A bientôt, Corbel. Mais pense bien à ne pas t'ébranler par ce coup brusque. On compte sur ton journal. »

  “回头见,科贝尔。但是记着,别因为这突然的打击就动摇自己。我们还指望着你的报纸呢。”

  Corbel ne voulut plus l'entendre. Il fuit à fond de train, et cependant, le cri final de son ami Debry arriva à ses oreilles.    

  科贝尔不想听他说下去了。他全速离开现场,然而德布里最后的嘶喊声却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Dans sa chambre, Corbel sortit de son souvenir. Quel cauchemar  dont il ne se réveillerait jamais. Il adora les jours avec l'espérance, il suivit la liberté avec tous ses amis, Debry, Asselin, Desmoulins, Brissot, Robespierre, Pétion et les autres. Mais maintenant, à ses yeux, la liberté  devint une conception très complexe. De nos jours, rien de ce qui concerna la liberté n'était indifférent aux Francais. Pour la liberté et les droits des hommes, on provoqua la révolution, mais au nom d'elle, on commit les crimes injustifiables à la fois. A l'evidence, notre liberté était superbe et aussi contitionnelle, elle différait de celle dans les oeuvres du Marquis de Sade.

   科贝尔在他的卧室里从记忆中回过神来,多么可怕的一场噩梦,他永远也无法从中醒来。他多么爱慕那些充满希望的日子,他和他所有的朋友们,德布里、阿瑟林、德穆兰、布里索、罗伯丝庇尔、佩蒂翁以及其他人,他们一同追求着自由。但如今,自由在他眼中却变成了一种复杂的概念。如今,法国人关心着关于自由的任何事,为了自由和人权,我们发起了革命,但同时以她(自由)的名义,我们也犯下了无法辩解的罪行。很明显,同萨德侯爵作品中的自由不同,我们的自由是美好的、有条件的。

  Si la liberté était une déesse et qu'elle guidait le peuple, sans doute qu'elle serait une femme cruelle, qui tuerait tous ses ennemis au nom de la loi fragile.

  如果自由是一位神女并由她来引导人民,那么她可能会是个残酷的女人,以脆弱的法律之名,她将杀死她所有的敌人。

  Mais, est-ce qu'elle est la liberté que nous voulions? C'était la cinquième année de la révolution, mais il semble qu'on n'eut changé rien et le peuple souffrit de la faim quand même .

  但她就是我们渴望的自由吗?这已经是革命的第五个年头,但我们仿佛没能改变任何事,人民仍遭受着饥饿之苦。

  A ce moment-là, sa petite fille entra.

  这时,他的小女儿进来了。

  « Est-ce que t'es ivre, papa? » demanda-t-elle.

  “爸爸你喝醉了吗?”她问道。

  « Non. » répondit il.

  “没有。”他说。

  « Et alors, pourquoi tu pleures? »

  “那你为什么哭呢?”

  « Je pleure pour mes amis, ma chérie. »

  “我为了我的朋友们而哭泣,我亲爱的。”

  Soudain, un corbeau passa par la fenêtre en croassant.

  突然,一只乌鸦呱呱叫着飞过窗前。

  « Est-ce que monsieur corbeau pleure aussi? »

  “乌鸦先生也在哭吗?”

  « Non. » dit Corbel, « Il chante l'élégie pour la liberté. »

  “不。”科贝尔说,“它在为自由唱着挽歌。”

  

(完.)        

其实剧情设定有很多,说不定有一天会中文补完一下,虽然我怀疑根本没人看。我的语法真的太烂了根本是小学生习作啊啊啊——

Marat/Sade (1967)

诚心推荐这部剧改电影,非常棒(被虐哭

  正值520佳节之际,讲一个悲伤的故事,有一个叫Brissot的学霸,学有所成想要脱单,然而没有人符合他的择偶标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如此不凡之性格的女子还没等认识人家就自杀了……最后学霸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继续学习……(该哭还是该笑
(话说这个择偶标准怎么感觉……

翻译-贺拉斯·卡米耶·德穆兰的维基资料

@Nyssa Hsueh邀翻译一下卡密老师儿子贺拉斯的资料,译自法语原文,法语学习中,如有不足,恳请摘指!原文地址: https://plus.wikimonde.com/wiki/Horace_Camille_Desmoulins


(Camille Desmoulins Is Warned That He Is About to Be Arrested, But He Refuses to Flee)

正文

贺拉斯·卡米耶•德穆兰(生于1792年6月6日,1825年6月于海地去世)

  

  父亲为法国大革命时期重要人物卡米耶·德穆兰,母亲为露茜尔·德穆兰。贺拉斯被外祖母杜普莱西夫人扶养长大,成年后投身殖民地贸易,未获得很大成功。

童年

  贺拉斯·德穆兰的父母与法国大革命有重大关联,他是第一批接受文明洗礼仪式*的新生儿之一,教父是罗伯斯庇尔。贺拉斯和丹东的孩子们一起在利斯勒阿当( L'Isle-Adam)被奶妈扶养长大。

  在恐怖时期,他的父亲卡米耶·德穆兰于1794年4月5日被处死刑。同一天,他的母亲被逮捕,亦之后于4月13日被处死刑。

  贺拉斯的教育被托付给了他的外祖母安娜(杜普莱西夫人)。这位女士为了扶养他,接受了来自孩子父亲的一些朋友的帮助,包括纪尧姆·马里·安内·布律纳( Guillaume Marie-Anne Brune)和路易-玛利·斯塔尼斯拉斯·弗雷龙(Louis-Marie Stanislas Fréron)。然而杜普莱西夫人仍在与众多经济方面的麻烦事作斗争,她的丈夫和她的女婿卡米耶·德穆兰的财产因为处置不当随着时间逐渐消耗殆尽。在处理安排让-波努瓦·德穆兰(卡米耶·德穆兰的父亲)的遗产时,家庭中辛苦劳作同时也唯利是图的皮卡迪农民们拒绝给予她帮助。布律纳建议她向委员会申诉,同时在弗雷龙的帮助下,得到对于贺拉斯·德穆兰来说最神圣的遗赠——他父亲的作品,然而热月党代表对杜普莱西夫人的申诉充耳不闻。在1796年6月28日,多亏一位名为古皮约的代表的介入,卡米耶·“德穆兰”(这里指其家人)处于极度贫困处境一事被加入到一项法令的计划中。法令宣布给予贺拉斯·德穆兰两千法郎用于他的教育开支,直到十八岁。

  在1800年,拿破仑授予贺拉斯·德穆兰一笔奖学金。借此贺拉斯得以进入巴黎陆军子弟学校(Prytanée de Paris),原为路易大帝中学,其父亦曾在此就读。贺拉斯于1802年离开该学校,此时该学校被授予高中名号。

  1802年贺拉斯入学波尔多高中,杜普莱西夫人无法忍受这个喊她叫“妈妈”的外孙离开她,于是她介入让贺拉斯·德穆兰就读于巴黎的高中,但是并没有成功。终于,在杜普莱西夫人多次介入后,贺拉斯终于被巴黎圣巴尔布中学录取。二十一岁时,他取得了法律业士学位(1813年)。

  

  1813年贺拉斯·卡米耶·德穆兰逃离了军队*。

  像很多革命者的儿子一样,贺拉斯只继承了父亲的名字,他的祖母仍在继续给予他帮助。

商业活动

  在1815年,贺拉斯来到伦敦进行殖民地贸易实习,他在那里感到无趣,就像他在给祖母的信中所写的,他评价英国人是“一些丧气的只关心钱的人”。钱花光后他在1816年回到了法国。

  在1816年10月16日,他收到了来自未来的夏尔十世的文书,授予他佩戴百合花勋章。

  而后他前往美国,通过勒阿弗尔港口的中间商建立了美洲大陆和法国之间贩卖咖啡的生意。1817年为了咖啡生意,贺拉斯前往海地,在那里他同左埃·维莱夫朗克(Zoé Villefranche)结婚,他们共有四个孩子。1825年4月14日,病中的贺拉斯写信给外祖母说他有可能准备清算业务返回法国。然而他没时间做这些了。

  同年6月贺拉斯由于发烧病逝。

(Fin.)

[注释]

1.文明洗礼(Baptême républicain也作Baptême civil ):指西班牙、法国和英国等国家脱离宗教的洗礼仪式。

2.具体是逃离军队还是逃兵役我不太清楚……

唉,行吧,翻译完之后心情复杂……

P.S.:真是get不大LFT的和谐点,爆笑

巴黎人民欠Marquis de Sade一个Homme de 14 Juillet称号

翻译-圣鞠斯特致德穆兰的一封信(全文)

【Lettre de Saint-Just à Camille Desmoulins】

原文地址:http://levieuxcordelier.fr/lettres-de-camille-desmoulins/5/

全文译自法语原文,法语学习中,水平有限,若有不足,恳请摘指,十分感谢,以及……有很多当时的事情我不太了解,为了便于读者理解力求做到落实清楚,所以翻译得十分鸡掰(虽然大家可能是主要想看邪教)。

圣鞠斯特致德穆兰的一封信*

先生,

  如果您一直以来没有那么忙碌,我可能早就会向您述说我在绍尼*的议会所观察到的更多细节,那里有许多兼具各种优秀才干与品质的人。虽然我未及成年,他们照样接受了我。您在韦芒辖区的同僚,那位杰利先生,先前曾经告发了我,人们已经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撵了出去。我们已经在那儿见到了您的同乡索尔斯先生和维奥莱特先生*以及其他人,他们十分礼貌地接待了我。不消说(因为您不喜欢愚蠢的褒奖),您的故乡为您而感到自豪。

  您已经先于我之前得知了埃纳省省会最终落位于拉昂区的消息*,这对这两个城市来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认为,这只不过是给两个城市增添了些许名誉,而这几分名誉是无足轻重的。

  我登上了讲坛,我力图把当天的主题放在关于省会的问题上,但是我什么也没有进行下去。当我离开时,我满载众人的赞誉,像是驮着圣物的驴子*,当时我满怀希冀在下一届国民议会中成为您们中的一员。

  您之前答应过要给我写信,但是我料想您肯定不会有闲暇的时间。我现在在时间上十分自由。我是应当回到您们当中,还是应当留在我的家乡和周围这些贵族气的蠢货呆在一起?

  当初我刚一回到绍尼,我们地区的农民们就去马尼康*找到了我,洛拉盖伯爵对这一质朴的爱国主义庆典感到大为震惊。我率领所有群众去“看望”了他。有人告诉我们伯爵去了田野里,当时,我像塔奎尼乌斯*一样,用手中的木杖劈下了我旁边城堡窗下一株蕨菜的最高枝*,而后我们一言不发,转身便走。

  再见,我亲爱的德穆兰,如果您有需要我效劳之处尽管给我写信。您的前几期报刊的内容精彩绝伦。您别见怪,阿波罗与密涅瓦*一直与您同在。如果您有什么需要跟您在吉斯的人民说的,(您可以委托我*)因为一些特殊事务八天后我将从拉昂出发与他们再相见。

  再见,再次向您致敬,愿荣光、和平以及爱国热情与您同在。

圣鞠斯特

今晚我会读您的作品,因为我不能根据道听途说来评论您的最近几期报刊。

(Fin.)

[注释]

1.这篇通信未载明日期,不过可以确定大体时间是在1790年。

2.绍尼(Chauny):是法国皮卡第大区埃纳省的一个市镇,属于拉昂区绍尼县。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原文写得却是Chauni,因为精力有限未经考察。

3.索尔斯先生和维奥莱特先生(MM. Saulce, Violette):我差不多可以初步猜测前者指的是Guy-Jean-Baptiste Target,即居伊-让-巴普蒂斯特·塔尔日埃,法国律师、政治人物。曾任法兰西学术院院士,并参加民法编纂工作。另一位不明。不要问我怎么猜测的,就是绝望。

4.此处原文为“le département était définitivement à Laon“,个人认为是说制宪议会重改行政区划的事情,据资料,当时圣鞠斯特所在的苏瓦松教区(Diocèse de Soissons)划分如下:Le département de l'Aisne est ainsi en fonction le 4 mars 1790 dont le siège est fixé quelques mois après à Laon par une assemblée réunie àChauny. 即省会位于拉昂而议会位于绍尼,这就对应了原文所说的两个城市。

5.驮着圣物的驴子(l’âne de reliques):引用自法国作家拉封丹的一则寓言故事L'Âne portant des reliques,发行于1668年,英文译名为The Ass Carrying an Image,有兴趣可以去了解一下。圣鞠斯特引用这个应该有一定的自谦意味。

6.马尼康(Manicamp):法国皮卡第大区埃纳省的一个市镇,属于拉昂区库西堡-欧夫里克县。

7.塔奎尼乌斯(Lucius Tarquinius Superbus):卢基乌斯·塔奎尼乌斯·苏培布斯,罗马王政时代第七任君主,最后一个统治罗马的暴君。

8.此处原文为“ j’avais une baguette avec laquelle je coupai la tête a une fougère qui se trouva près de moi sous les fenêtres du château ”,根据资料,这里圣鞠斯特可能是引用典故,可以参考高大罂粟花综合症(Tall Poppy Syndrome):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ll_poppy_syndrome,以及Lucius Tarquinius Superbus下Modern representations这次词条的内容:

 罗马暴君Lucius Tarquinius Superbus儿子Sextus的信使向他传递他儿子的信息:“我已控制大局,下一步应该怎样做?”父亲一言不发,走到花园里拿着一条棍子用力一扫,把最高大的罂粟花顶部切去。信使等得不耐烦,干脆回程把他所看见的告诉暴君的儿子。Sextus听到这件事后,意会到他父亲希望他能够将Gabii这地方最 具势力的人士杀掉。(翻译摘自:https://tieba.baidu.com/p/808822531)(是不是感觉这里圣鞠中二到可爱?)

9.密涅瓦(Minerve):智慧女神。

10.根据句意所添加。